谎话大王 > 谎话大王 > 61 阅读朗诵:《梦游沈园》

61 阅读朗诵:《梦游沈园》

  “唐婉是【谎话大王】一个极重情谊的女子,与陆游的爱情本是【谎话大王】十分完美的结合,却毁于世俗的风雨中。”

  “赵士程虽然重新给了她感情的抚慰,但毕竟曾经沧海难为水。与陆游那份刻骨铭心的情缘始终留在她情感世界的最深处。”

  “自从看到陆游的题词后,她的心就再难以平静。”

  “追忆似水的往昔、叹惜无奈的世事,感情的烈火煎熬着她,使她日臻憔悴,抑郁成疾,在秋意萧瑟的时节终于化作一片落叶悄悄随风逝去,只留下一阙多情的《钗头凤》,令后人为之叹息不已!”

  “她本可以拥有更美好的恋情和回忆。”

  “离多最是【谎话大王】,东西流水,终解两相逢。”

  “浅情终似,行云无定,犹如梦魂中。”

  “可怜人意,薄于云水,佳会更难重。”

  “细想从来,断肠多处,不与者番同。”

  “此时的陆游,仕途正春风得意。他的文才颇受新登基的宋孝宗的称赏,被赐进士出身。以后仕途通畅,一直做到宝华阁侍制。”

  “这期间,他除了尽心为政外,也写下了大量反映忧国忧民思想的诗词。”

  “后来,陆游北上抗金,又转川蜀任职,几十年的风雨生涯,依然无法排遣诗人心中对唐婉的无限眷恋!”

  “这段时间内,沈园也数度易主,人事风景全部改变了昔日的风貌。”

  “在六十七岁时,陆游重游沈园,看到当年题《钗头凤》的半面破壁,事隔四十年字迹已经模糊,唐婉早已香消玉殒。”

  “于是【谎话大王】,他写诗并作序纪念……”

  “《剑南诗稿》卷二五,陆游在诗中序道:‘禹迹寺南有沈氏园,四十年前,尝题阕壁间,偶复一到,而园已三易主,刻阕于石,读之怅然。’”

  “陆游在诗中哀悼唐婉:‘泉路凭谁说断肠?断云幽梦事茫茫。’”

  “到七十五岁时,陆游上书告老,蒙赐金紫绶还乡!”

  “陆游浪迹天涯数十年,企图借此忘却他与唐婉的凄婉往事,然而离家越远,唐婉的影子就越萦绕在他的心头。”

  “此番倦游归来,他住在沈园的附近。他在诗稿序言中说道:‘每入城,必登寺眺望,不能胜情’。”

  “这时,唐婉早已香消玉殒,陆游也已至垂暮之年,然而对旧事、对沈园,陆游依然怀着深切的眷恋。常常在沈园幽径上踽踽独行,追忆那深印在脑海中的惊鸿一瞥!”

  “这时,他写下了两首《沈园怀旧》诗:”

  “第一首……”

  “梦断香消四十年,”

  “沈园柳老不飞绵。”

  “此身行作稽山土,”

  “犹吊遗踪一泫然。”

  “第二首……”

  “城上斜阳画角哀,”

  “沈园无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

  “曾是【谎话大王】惊鸿照影来。”

  “沈园是【谎话大王】陆游怀旧的场所,也是【谎话大王】他最伤心的地方。

  “他想着沈园,但又怕到沈园。”

  “春天再来,撩人的桃红柳绿,恼人的鸟语花香,风烛残年的陆游虽然不能再亲至沈园寻觅往日的踪影,然而那次与唐婉的际遇,伊人那哀怨的眼神、羞怯的情态、无可奈何的步履、欲言又止的模样,使陆游牢记不忘!”

  “于是【谎话大王】,他又赋了两首《梦游沈园》诗:”

  “第一首……”

  “路近城南已怕行,”

  “沈家园里更伤情。”

  “香穿客袖梅花在,”

  “绿蘸寺桥春水生。”

  “第二首……”

  “城南陌又逢春,”

  “只见梅花不见人。”

  “玉骨久沉泉下土,”

  “墨痕犹锁壁间尘。”

  “在陆游八5岁那年的一个春日,他忽然感觉到身心爽适、轻快无比!”

  “原准备上山采药,因为体力不允许就折往沈园,此时沈园又经过了一番整理,景物大致恢复旧观。”

  “于是【谎话大王】,陆游满怀深情地写下了最后一首《沈园情诗》:”

  “沈家园里花如锦,”

  “半是【谎话大王】当年识放翁。”

  “也信美人终作土,”

  “不堪幽梦太匆匆。”

  “此后不久,陆游就溘然长逝啦!”

  “封建礼教摧毁了陆游的纯真爱情,但它无法阻止陆游对爱情的向往和歌唱。”

  “面对严酷的现实,他无力回天,只能把一怀愁绪、一腔悲愤倾泄在于事无补的词文中。”

  “一首《钗头凤》挽回不了陆游的爱情世界,但它却成了千古绝唱。”

  “时过境迁,沈园景色已异,粉壁上的诗词也了无痕迹,但这些记载着陆游与唐婉的爱情绝唱,却在后世,经久不息,永垂不朽……”

  洪荒讲完陆游和唐婉的爱情故事后,所有人几乎都沉浸在悲伤压抑的气氛中……

  某些事先不知情的同学,现在知道事情原委后,终于恍然大悟,敢情刚才洪荒和金玉菲两人是【谎话大王】在重新上演这段千古绝恋!

  某些同学虽然早已知道这两阙词的背后爱情故事,但是【谎话大王】经过洪荒的巧妙讲述,听起来还是【谎话大王】感动的泪流满面!

  金玉菲起初听到陆游和唐婉经常诗词对唱婚后相敬如宾鱼水和谐时,想起刚才自己和洪荒也是【谎话大王】词文唱和的情景,不禁俏脸一红;而后听到陆游和唐婉因为封建礼教的压制最终落得个劳燕分飞的悲惨下场,不禁潸然泪下!

  白香茗年龄比较大,心情控制力比较强,加上刚才已经有过一次沉重的悲情洗礼,这次并没有再黯然落泪。

  不过,她内心对现在风度翩翩满腹经纶声情并茂讲述爱情故事的洪荒,却是【谎话大王】欣赏不已!

  如果不是【谎话大王】亲眼见过他卑鄙下流厚颜无耻的流氓行为,白香茗都不敢相信他们是【谎话大王】同一个人,而不是【谎话大王】双胞胎老弟!

  这一前一后两者的差异可真是【谎话大王】天壤之别!

  扮人像人,扮鬼像鬼,扮无赖像无赖,扮老师像老师,和“床上荡(和谐)妇,床下贵妇”的极品女人如出一辙!

  想到床,白香茗不禁想起洪荒在班主任办公室里面偷看过自己和女儿一起储存在“微言”里面的相依为命自拍视频照片和他对自己说过的一句话“你确实不是【谎话大王】个随便的女人,但是【谎话大王】你随便起来不是【谎话大王】人”。

  白香茗心里苦笑,这样的自己不正是【谎话大王】所谓的极品女人吗?

  看来,自己和这家伙还真是【谎话大王】一路货色呢!

看过《谎话大王》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谎话大王  大魏宫廷  修真聊天群  贞观帝师  调教大宋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圣墟  努努书坊  三寸人间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白袍总管  调教大宋  凡人修仙传  修真聊天群  三寸人间  白袍总管  凡人修仙传  都市奇门医圣  圣墟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深渊主宰  正道潜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