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话大王 > 谎话大王 > 543【现行】
  洪荒和姒花雀前日和谐后,每次想起当时情景总是【谎话大王】让他回味无穷。

  母亲唠叨完,离开房间后,洪荒就打开门,像个采花贼似的,左顾右看,偷偷跑到姒花雀的房门口,拧了拧,房门紧锁。

  洪荒本想施展法术瞬间转移进去,但是【谎话大王】想了想,觉得这样做太没有礼貌了,于是【谎话大王】只好作罢,很绅士的轻轻敲了敲房门。

  姒花雀刚好洗完澡,头发还没有吹干,试试的,而且穿着一身黑色轻柔睡衣,隐约可见藏在里面的和谐。

  她打开房门后,洪荒看得瞬间呆住了,立刻和谐起来,就差没有流出鼻血来直接表达他此时瘦削飞腾鱼吧不能的本性。

  姒花雀看到洪荒的异样表情以及他和谐里面的表现后,面红耳赤,羞涩问道:“荒,这么晚了有事吗?”

  两人已经突破和谐,不过关系却变得更加微妙更加和谐。

  洪荒回过神来,说道:“我们进去说吧。”

  姒花雀探头出来看了看走廊,发现没人后,犹豫了一下,才对洪荒说道:“进来吧。”

  洪荒看到姒花雀如此谨慎害怕,顿时苦笑不已,说道:“不用这样吧,搞得我们好像投情似的。”

  姒花雀白了他一眼,本来就担心姐夫姐姐看见,现在这家伙还跟个没事人似的在门口笑的这么开心说的这么大声,连忙着急催促道:“快点进来啦。”

  洪荒也不再逗弄调戏她,闪身走进房间后,反手把门关上,然后张开双手,立刻把姒花雀搂进怀里一阵山呼海啸般的和谐。

  姒花雀被洪荒拨弄的心猿意马,兴趣高涨,双手死死抱着洪荒,好像在想把他揉进自己的身体里面才满足。

  洪荒突然拦腰抱起姒花雀的身体,喘着气,说道:“姒姨,我要和谐你。”

  姒花雀恢复了点神智,和谐的说道:“荒,不行,你爸妈都在,我们在这里做这种和谐之事,万一被他们知道,我们……我们……”

  姒花雀羞涩的难以自己!

  洪荒笑着打断道:“怕什么?我妈不是【谎话大王】经常催促你赶紧找男朋友吗?这下好了,你的男朋友就是【谎话大王】她儿子,现成的,而且肥水不流外人田,她知道肯定高兴的不行。”

  姒花雀捶了他一下,嗔怪他促狭打趣,哀怨问道:“你还没洗澡吧?先去洗澡,要不然不给你和谐。”

  洪荒苦着脸,一副饿虎扑羊的模样,说道:“不行,来不及了,你今天这幅模样实在是【谎话大王】太诱人了,拨撩的我和谐和谐,现在去洗澡就等同于往我头上浇一盆冷水,我才不要呢,我现在就想要和谐你。”

  洪荒不再给姒花雀说话的机会,用自己的嘴巴堵住她的嘴巴,又开始新一轮的和谐起来,姒花雀想说话阻止,愣是【谎话大王】说不出来,或者说,打心眼里就根本不想阻止这种汹涌而至轮番袭来的和谐。

  “……”

  姒花鹿和丈夫姬练兵和谐后,筋疲力尽,相拥入眠。

  突然,姒花鹿坐起身子,看着老公说道:“练兵,我想了想,还是【谎话大王】想去找花雀问恰净鸦按笸酢垮楚她的男朋友是【谎话大王】谁。从小到大,我们几乎无话不谈,她也从来不会隐瞒我任何事情,这次有男朋友竟然不跟我这个姐姐说,我觉得这其中肯定有猫腻,不问恰净鸦按笸酢垮楚的话,我今晚肯定睡不着觉。”

  姬练兵无奈道:“好吧。你去吧。”

  姒花鹿在老公额头上“啵”了一声,亲吻了一下,笑道:“今晚委屈你独守空房了,我要在花雀房间睡,不回来了。”

  姬练兵笑眯眯的说道:“没事,反正我刚才已经占到便宜了,很快就会睡着了,也不寂寞。”

  姒花鹿白了他一眼,嗔道:“死鬼。我走了。”

  姬练兵笑了笑,开始呼呼大睡。

  姒花鹿走出自己的卧室,来到义妹姒花雀的房间门口,突然听到里面传来和谐声,怎么听都跟自己刚才和老公和谐时发出的声音一样,心想,义妹不会也在房间里面和男人和谐吧?

  可是【谎话大王】,不对啊,今天她并没有带男朋友回来啊?

  那里面的男人粗重的和谐声是【谎话大王】谁发出来的?

  姒花鹿心思玲珑,随即又想,难不成妹妹在里面看和谐小的电影?

  那男人粗重的和谐声是【谎话大王】电影里面的男人发出来的?

  一念及此,姒花鹿心中突然一慌,妹妹这么多年找不到理想男友,想要的时候,不会是【谎话大王】一边看这种电影一边自己和谐自己度过的吧?

  老公说她这次回来已经不是【谎话大王】楚女了,难不成她是【谎话大王】在自己安慰自己的时候把那层和谐和谐掉的?

  如果是【谎话大王】这样的话,她今晚跟我说没有男朋友还真是【谎话大王】没有欺骗我!

  可是【谎话大王】,长此以往,如此作弄自己,也不是【谎话大王】办法,到时候只会弄坏自己的身体。

  不行,我一定要坚决阻止这种事,让她赶紧找个男朋友。

  姒花鹿抬起手来,正想敲门,突然心里想道,自己如果敲门的话,她肯定会立刻关掉电影,否认刚才自己在和谐自己。

  既然如此,何不突袭,将她抓个现行,再警告她以后少做这种事呢?

  这样效果应该会比较好一些。

  姒花鹿想到这里,就赶紧去保险室找妹妹姒花雀的房间钥匙,准备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将她逮个正着,再好好教育一番。

  孰料,妹妹姒花雀的房间门压根儿就没锁,当时洪荒进去的时候,一心只想和谐姒花雀,所以只是【谎话大王】反手一关而已,根本就没有锁紧。

  于是【谎话大王】,姒花鹿无声无息的插入钥匙后,随手一拧,房门很快就敞开了,然后姒花鹿站在门口,瞪大眼睛,呆住了。

  一脸难以置信。

  原来房间里面的情景和自己脑海中和谐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Oh,MyGod!

  噗嗤……

  噢耶……

  姒花鹿只见此时儿子洪荒正跟姒花雀在和谐,做着刚才自己和老公一样的和谐运动,而且和谐声断断续续,不绝于耳。

  想不到,自己刚才只是【谎话大王】想抓义妹个现行然后再好好警告一番叫其赶紧找个男友,可现在抓到的却是【谎话大王】自己义妹和儿子的和谐。

看过《谎话大王》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都市之神帝驾到  神级奶爸  调教大宋  努努书坊  都市奇门医圣  三寸人间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开天录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白袍总管  凡人修仙传  笔趣阁  山东布洛尔  笔趣阁  凡人修仙传  开天录  努努书坊  谎话大王  大魏宫廷  山东布洛尔  正道潜龙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