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话大王 > 谎话大王 > 544【吃惊】
  姒花鹿脑袋瞬间短路,一动不动,张大嘴巴看着两人和谐。

  洪荒和姒花雀两人刚才都已经频临绝境,快要达到落霞与孤鹜齐飞的和谐状态,所以根本没有意识到有人站在门口偷听和拧开房门。

  谁特么的在和谐得快要崩溃的时候还有其它心思去注意周围的环境?

  姒花雀肤如桃花,光彩照人。

  洪荒一脸疲倦,满脸不舍。

  你想啊,这么剧烈的和谐运动过后,突然出来,被风一吹,万一着凉了怎么办?

  还是【谎话大王】留守在里面比较暖和。

  孰料,说曹操,曹操就到。

  想凉风,凉风就吹来。

  由于房门敞开着,所以当一阵冷风从门口灌入的时候,洪荒和姒花雀转过头去,才终于看到姒花鹿愣愣的站在门口。

  Oh,MyGod!

  两人差点再次崩溃,不过这次崩溃的是【谎话大王】心理,而不是【谎话大王】身体。

  姒花雀无地自容,羞愧得想死。

  洪荒再也顾不上会不会着凉,连忙从这个暖和的状态中出来,然后翻身跃起,又忙不迭的找来被子盖在两人身上。

  洪荒看着母亲,郁闷说道:“妈,你进来怎么不敲门啊?”

  姒花鹿这时候才终于从惊讶中回过神来,瞪眼说道:“我进我自己义妹的房间干嘛敲门?”

  姒花雀把头埋进被子里面,不敢看姐姐。

  实在是【谎话大王】太丢人了!

  洪荒看着母亲,生气的说道:“你不敲门就进来,不知道这样侵犯了人家的隐私吗?”

  姒花鹿走到床边,表情比洪荒还要生气,看着他,责备道:“我侵犯了人家的隐私,你还侵犯了人家的身体呢!”

  “……”

  洪荒无语,母亲什么变得这么幽默了?

  这不科学啊!

  姒花鹿直接坐在床脚,嗅着义妹和儿子这两个胆大妄为突破和谐后留下的气味,质问道:“说,你们这是【谎话大王】怎么回事?”

  此时,洪荒倒是【谎话大王】变得厚脸皮起来,既然已经被母亲发现,他也就无所顾忌,不想再隐瞒了,背靠着床头,苦笑道:“你刚才不是【谎话大王】都看见了吗?”

  姒花鹿白了他一眼,说道:“你爸刚才说花雀这次回来已经不是【谎话大王】处女之身了,估计应该有男朋友了,我心里正高兴呢,就想过来问问,没想到这个男朋友是【谎话大王】你小子。哎,她是【谎话大王】你姒姨,你们怎么能……怎么能这样啊!”

  埋在被子里面不敢见人的姒花雀心里愧疚至极,突然抽泣了起来,哭着说道:“姐,对不起!”

  洪荒看着母亲,连忙说道:“妈,你听我解释,其实我们这样做是【谎话大王】有原因的。”

  姒花鹿无奈感叹道:“哎,算了,事已至此,即便我想阻止也没用了。如果你们是【谎话大王】真心相爱,我也只有祝福你们。只是【谎话大王】,你们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花雀毕竟是【谎话大王】我义妹,是【谎话大王】你姒姨,这层身份不论如何都改编不了的。以后你们要是【谎话大王】结婚的话,让那些邻居和亲朋好友怎么看待你们啊!”

  洪荒听了母亲的话后,愣了愣,诧异道:“什么?”

  本来洪荒是【谎话大王】打算说出姒姨是【谎话大王】女娲转世这个身份来让母亲大吃一惊,并解释他们为何会做出如此苟且之事。可是【谎话大王】没想到母亲反而讲出姒花雀的秘密来让他大吃一惊。

  姒花雀听到姐姐的话后,也愣了愣,然后掀开被子,露出脑袋,泪眼朦胧的看着姒花鹿,迷惑问道:“姐,你说什么?我不是【谎话大王】你……”

  姒花鹿点了点头,看着义妹说道:“其实你是【谎话大王】爸妈当年领养的一名孤儿而已。本来我是【谎话大王】怕你心里有阴影,所以不想告诉你这个秘密。但是【谎话大王】我刚才看你哭了,知道你跟荒在一起,肯定心怀愧疚,觉得对不起我,所以我才将这个秘密说出来。你放心吧,你跟荒没有半点关系,虽然有姨之名,但是【谎话大王】却没有姨之实,如果你跟荒是【谎话大王】真心相爱,就好好和他在一起吧,不用再顾忌我和你姐夫,也不用再顾忌姨这个身份,至于以后你们结婚,外面的亲朋好友邻居要怎么说道就由他们去说好了,反正嘴长在他们身上,我们也没有权利要求他们闭嘴。”

  姒花雀说道:“姐,我不会跟荒结婚的。”

  “为什么?”

  洪荒和姒花鹿异口同声道。

  姒花鹿一脸不解,问道:“难道你不喜欢荒吗?”

  “不是【谎话大王】。”

  姒花雀看了看洪荒,对姐姐说道:“我只是【谎话大王】不想你们被别人说闲话。这辈子我只要能留在荒身边就好了。”

  姒花鹿问道:“可是【谎话大王】荒总要结婚的呀,你不和他结婚,谁和他结婚?”

  姒花雀再次看了看洪荒,有点小吃醋的说道:“想跟他结婚的女孩儿多着呢!”

  姒花鹿转头看着儿子洪荒,意思很明显,那就是【谎话大王】哪些女孩子想跟你结婚?

  洪荒看着母亲,笑了笑,说道:“妈,这件事儿说来话长,在说这件事儿之前,我先声明一下,姒姨不结婚,我也不会结婚的。”

  “为什么?”

  姒花雀和姒花鹿异口同声道。

  刚才是【谎话大王】洪荒不解,现在轮到姒花雀不解了。

  不过听到荒说她不结婚自己也不结婚还是【谎话大王】让她非常感动。

  洪荒看着姒花雀,说道:“姒姨,其实你应该能想到原因的。我之所以不结婚,不只是【谎话大王】为了你,还为了她们,你觉得我跟谁结婚合适呢?如果我跟其中一个人结婚,那对另外几个肯定不公平。当然,如果我和你结婚,其她人肯定没有任何异议,毕竟在所有人当中,就你最大。可是【谎话大王】你都说了不会跟我结婚,那我肯定也不能结婚的。”

  姒花雀终于豁然开朗,想到自己以后在荒的所有老婆中是【谎话大王】最大的老婆,心里不禁有些庆幸和窃喜,再想到刚才那点女儿家吃醋心理,顿时觉得自己还是【谎话大王】太小气点,以后坚决不能再这样了。

  然而,姒花鹿听到洪荒的话后,就非常吃惊了。

  姒花鹿看着儿子像看到外星人一样,问道:“荒,你刚才说什么另外几个?她们?这到底是【谎话大王】怎么回事?你老实跟妈交代,你这次去京城读书到底招惹了多少个女孩子?”

看过《谎话大王》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都市奇门医圣  三寸人间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神级奶爸  正道潜龙  都市之神帝驾到  修真聊天群  神级奶爸  凡人修仙传  努努书坊  大魏宫廷  贞观帝师  谎话大王  圣墟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圣墟  修真聊天群  正道潜龙  大魏宫廷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调教大宋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