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话大王 > 谎话大王 > 550【烟消云散】

550【烟消云散】

  姒花鹿和姒花雀看到这一幕,泪水无声滑落。

  姬练兵眼眶泛红,转过身去,不忍再看。

  心酸。无奈。

  洪荒仰起头来,闭起眼睛,情不自禁,悄然落泪。

  他咬了咬牙,突然狠心说道:“玉兔,你放弃吧。我们是【谎话大王】亲兄妹,我不会和你做夫妻的。”

  姬玉兔抬起头来,眼神茫然的看着洪荒,然后问道:“为什么亲兄妹就不能做夫妻?当年伏羲和女娲不也是【谎话大王】亲兄妹?他们都可以在一起。你是【谎话大王】伏羲转世,为什么不能像你前世那样抛开这个身份来接受我呢?”

  洪荒艰难的吐出四个字,道:“我做不到。”

  “做不到?做不到?做不到?”

  姬玉兔推开哥哥的身体,疯狂嘶吼,像是【谎话大王】在抱怨他的懦弱似的。

  突然,她神经质的笑了笑,笑过之后,立刻收起脸上的笑容,冷静了下来,看着洪荒,眼神一凛,气势陡然一变,说道:“好。既然你现在做不到,那么我也不想逼你。不过,我希望你别后悔。”

  说完后,姬玉兔转身瞬间消失。

  洪荒心如针扎。

  “孽缘!真是【谎话大王】孽缘啊!”

  姒花鹿哀叹一声,瘫软在地,泣不成声。

  姬练兵和洪荒连忙将姒花鹿从地上扶到客厅沙发就座。

  洪荒坐在对面沙发上,看着心伤不已的母亲,劝慰道:“妈,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劝说玉兔的。”

  姒花鹿抹了抹泪水,看着儿子问道:“玉兔这样出去,不会有事吧?”

  洪荒看着母亲安慰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心里却想道,玉兔此次回来肯定是【谎话大王】受到无天的蛊惑,她会恢复前世记忆,肯定也是【谎话大王】受到无天的激发,只是【谎话大王】这种事,肯定是【谎话大王】万万不能跟母亲说的,否则她肯定会非常担心。

  姒花鹿突然问道:“荒,玉兔是【谎话大王】什么时候喜欢上你的?你怎么一直瞒着我们不说?”

  洪荒看了看父亲母亲,说道:“玉兔自己说从她小时候开始喜欢我了,我也是【谎话大王】直到今年我们生日的时候偷偷出去旅游在飞机上出事死而复生后才从她口中得知这件事的。当时我一直劝她放弃,可她就是【谎话大王】不听。我为了不想让你们担心,所以一直隐瞒着你们。”

  姬练兵了然道:“怪不得玉兔从那次回来后性格就变得沉默寡言异常冷淡,原来并不是【谎话大王】受到那次飞机爆炸事故的影响,而是【谎话大王】因为这件事。”

  洪荒点了点头,算是【谎话大王】默认。

  姒花鹿忧伤道:“玉兔性格执拗,想让她放弃很难。可是【谎话大王】如果不放弃,又能怎么办?亲兄妹在一起,这种有违伦理的爱情只会让人耻笑,而且我也无法接受。”

  洪荒沉默片刻,看着父母亲说道:“爸,妈,这件事我来处理吧,你们别再操心了,都去午睡休息一会儿吧。”

  姬练兵和姒花鹿两人此时心里极为烦恼,可是【谎话大王】即便如此,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两人点了点,叹息一声,就上楼休息去了。

  洪荒转头看着静静坐在旁边的姒花雀,伸出手温柔的抱着她,让她依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一边用手抚摸着她那柔顺的秀发,一边闻着她的发香,茫然问道:“小姨,你说我该怎么办?”

  姒花雀想了想,轻轻说道:“荒,要不……你接受玉兔吧。”

  洪荒一愣,没想到小姨会说出这种话,摇头说道:“我做不到。”

  姒花雀抬头来,看着他问道:“之前你不知道我和你没有血缘关系,你不是【谎话大王】可以做到跟我在一起吗?为什么现在接受玉兔就做不到?”

  洪荒说道:“当时情况危急,和你双休,那是【谎话大王】迫不得已。如果换做平时,我肯定不敢这么做。”

  姒花雀心里有一点点失望,说道:“是【谎话大王】吗?”

  洪荒又补充道:“当然,还有一点点喜欢你,这种喜欢不是【谎话大王】那种亲情的喜欢,而是【谎话大王】一种发自内心想占有你的欲望。”

  姒花雀听到洪荒的话后,心中的那一点点失望之情随即烟消云散,问道:“那你对玉兔就没有一点点占有欲的喜欢吗?”

  洪荒肯定的说道:“没有。”

  姒花雀担心道:“可是【谎话大王】,如果你一直不接受玉兔,长此以往,玉兔被无天利用,跟我们反目成仇怎么办?”

  洪荒也一直在担心此事,想了想,说道:“我找个机会再好好劝劝玉兔吧,如果再不行的话,到时候……到时候再想其它的办法吧。”

  洪荒本想说到时候再试着接受她,可是【谎话大王】最后终究无法说出口。

  姒花雀却说出了洪荒的心里话,道:“如果劝说不了的话,到时候你就接受她吧。要知道一个如果被情所伤,因爱成恨,是【谎话大王】会变得非常可怕的。我不想看到玉兔和我们的关系越来越僵硬。”

  姒花雀看着洪荒,继续说道:“如果你真的不想和玉兔在一起,但是【谎话大王】为了她能够摆脱无天的控制,我也希望你能假装喜欢她,去接纳她,只要你不要和她发生关系就好。玉兔现在毕竟还小,以后她要是【谎话大王】遇到心仪的男生,或许就会移情别恋。爱情这种东西真的很奇妙,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真的让人难以捉摸。”

  洪荒想了想,觉得小姨的这些话很有道理,于是【谎话大王】点了点头说道:“好吧。如果再劝说不了的话,就按照你的意思办吧。”

  姒花雀主动依偎在洪荒怀里,说道:“好了。不要再想了。我有点困了。你陪我去午睡一会儿吧。”

  洪荒愣了一下,没想到小姨会主动提出这种要求,笑了笑,低头靠近她的耳畔,轻语呢喃,戏谑问道:“你这是【谎话大王】在向我主动求欢索爱吗?”

  姒花雀破天荒道:“嗯。”

  洪荒促狭笑道:“昨晚跟你说女人随着年龄越来越大,对和谐的要求就越来越强烈,你还不信,现在信了吧?尝到舒服爽快的甜头,是【谎话大王】不是【谎话大王】越来越想要呢?”

  姒花雀违心说道:“我才不没有呢。”

  洪荒咬了咬她的耳朵,挑逗道:“真没有?”

  姒花雀全身立即酥麻起来,说道:“没有。”

  洪荒突然将她拦腰抱起,笑眯眯的威胁道:“行。既然你不说实话,看我待会儿怎么处罚你。”

  姒花雀吓了一跳,不过随即就小鸟依人温柔无限的依偎在洪荒的怀里,任由他将自己抱上楼,扔在床上,霸道的撕开和谐、褪去和谐。

  半个小时后,两人筋疲力尽,相拥入眠,呼呼大睡。

看过《谎话大王》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圣墟  努努书坊  三寸人间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白袍总管  努努书坊  修真聊天群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山东布洛尔  开天录  山东布洛尔  修真聊天群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圣墟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白袍总管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深渊主宰  都市奇门医圣  笔趣阁  开天录  贞观帝师  凡人修仙传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