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话大王 > 谎话大王 > 556【造诣】
  洪荒站在教室外面的角落里,一脸好奇。

  他从小就知道妹妹的音乐天赋极高,现在妹妹写的这首曲子能够被子艳麒这种音乐高手喜欢,定然是【谎话大王】写的非常好,也不知道伴奏出来是【谎话大王】什么样子。

  子艳麒看曲子开头没有定名,忍不住抬头问姬玉兔,道:“这首曲子写得非常绝妙,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姬玉兔不耐烦道:“还没取名。”

  子艳麒微笑说道:“叫它《妙音绝唱》可好?”

  姬玉兔冷淡道:“不好。”

  子艳麒好意遭拒,尴尬一笑,也不再自讨苦吃,于是【谎话大王】低头继续看曲谱。

  姬玉兔突然开口说道:“就叫它《爱.恨》吧!”

  《爱.恨》?

  洪荒听到这个曲名时,心头一酸,苦涩不已。

  子艳麒不知道姬玉兔深爱着哥哥,所以听到这个临时取的曲名时,只是【谎话大王】微微愣了一下,然后仔细琢磨,回味曲谱中妙音绝唱般的音律,欣然赞道:“《爱.恨》这个名字不错,一爱一恨,爱恨缠绵,爱恨交织,很符合这首双人合奏曲所要表达的内涵。”

  姬玉兔沉默不语,眼神涣散,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子艳麒低头继续品味这首《爱.恨》,边看边赞不绝口,道:“这首曲子如果使用琴箫合奏出来一定可以动人心魄。”

  姬玉兔丝毫没有领情,始终面色清冷。

  当子艳麒看到后半部分的时候,眉头突然紧锁起来,迷惑道:“这首曲子的后半部分有些衔接处好像有点问题,感觉无法吹奏出来。”

  姬玉兔撇了撇小嘴,极为不屑,冷淡说道:“是【谎话大王】你自己没能力吹奏出来,不要怪我的曲子有问题。”

  子艳麒脸色微微一红,歉意道:“也许吧。我用洞箫试着吹奏一下。”

  说着,从教室角落的乐器架子上取下一管洞箫,坐在讲台旁,一边看着曲谱,一边吹奏起来。

  吹箫?

  班上一些猥琐男看到美女老师轻启樱唇吹奏,血本喷张,兴奋不已,脑中开始浮想联翩起来。

  只不过,片刻之后,随着箫声清扬婉转渐入佳境时,整个教室顿时鸦雀无声,众人犹如置身梦幻。

  众人只见头顶上突然出现一副诡异画面,这副画面气息古朴,画境中山川秀丽、小桥流水、鸟语花香……

  画面好像电影镜头一般慢慢在移动,随即出现在众人视线中的是【谎话大王】一个清澈见底的湖泊,湖中央屹立着几座小木屋。

  这时,一个满头灰发清丽绝伦活泼开朗天真无邪的女孩子突然欢声笑语跑了出来。

  啊……

  众人齐声诧异。

  只见画境中女孩子身着雪白轻纱裙,俨然一副古代人的装束。最重要的是【谎话大王】,这女孩的容貌竟然和姬玉兔长得一模一样。

  子艳麒瞪大眼睛看着头顶上的画面,吹奏的时候都慢了一拍。心想,这女孩子莫非姬玉兔的前世不成?她竟然写出来的玄幻音乐竟然能和自己一样感应前世?

  洪荒前几日早已看过妹妹虚空幻化自己的前世和伏羲生活在一起的影像片段,所以这时再重新看到,并没有那么惊讶。

  最为奇异的是【谎话大王】,在子艳麒惊讶中慢了一拍时,画面好像被人点击暂停了一般,竟然停止了。

  而当子艳麒恢复曲子节奏时,画面才正常播放起来。

  众人张大嘴巴,甚感奇怪,心想,莫非这是【谎话大王】有人在教室里面设置投影仪在播放电影不成?可是【谎话大王】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怎么都没有看到投影仪设备?

  正在这时,众人又见到画境中一个白发美男子从木屋里面跑出来,抱起女孩子转起圈来,动作亲昵,像极了正处在热恋中的小情侣。

  啊……

  众人看到这幅画面更加吃惊。

  因为这个白发美男子的相貌和姬玉兔的双胞胎哥哥、天地大学校草榜第一名的洪荒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而此时这两个兄妹正像情人或者夫妻一样耳鬓厮磨相拥嬉戏,不由得让人大跌眼镜、充满疑惑。

  子艳麒看到这幅画面后,更是【谎话大王】忘记吹奏洞箫。因此,画面就直接定格在白发美男抱起灰发美女转圈的那一刻。

  两人笑容满脸,倍感幸福。

  姬玉兔重新看到这幅欢乐的前世场景,再想起痛苦的今生爱恋,情不自禁,泪流满面。

  子艳麒注意到姬玉兔的伤感神情后,再想起洪荒的前世伏羲曾经在天球世界上有一个妻子,不禁心想,莫非他们兄妹前世曾是【谎话大王】夫妻?

  一念及此,子艳麒心里就更加好奇想看看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于是【谎话大王】她按照这首《爱.恨》曲谱上的音符继续吹奏洞箫。

  只是【谎话大王】吹着吹着,画境中的俊男美女转了几圈后,又再次定格住了。

  众人回过神来,转头去子艳麒,只见她手拿洞箫,看着曲谱,眉头紧皱,试了好几次,竟是【谎话大王】无法再吹奏下去。

  正在她不甘心之时,一声悠扬的旋律随即响起,恰如其分的从她刚才断声处衔接上去。

  众人茫然回头,只见此时姬玉兔手持一管碧玉短箫,十指上下轻动,一边凝视画境,一边泪如雨下,怅然吹奏。

  众人没想到姬玉兔这个清冷女子内心竟然如此脆弱,说哭就哭,也不知何故,心里更加茫然。

  子艳麒见她轻而易举吹奏出这首《爱.恨》曲谱后半段,震惊之余,自知技逊一筹。

  子艳麒叹息一声,心想,确实如此她刚才所说,不是【谎话大王】她的曲谱有问题,而是【谎话大王】自己没有能力吹奏出来。

  子艳麒心悦诚服,甘拜下风。

  这曲单人洞箫吹奏悦耳动听,画境中俊男美女欢快幸福。

  一曲吹奏完毕,余音绕梁,不可断绝。

  众人听得如沐春风,看得如痴如醉。

  洪荒站在教室外面亦是【谎话大王】心荡神驰感动不已。

  子艳麒走到姬玉兔身边,把《爱.恨》曲谱交还给她,微笑道:“你的音乐造诣很高,我不如你。”

  姬玉兔并没有伸手去接曲谱,而是【谎话大王】擦拭了一下脸颊上的泪水,恢复原来的清冷表情,然后看着子艳麒,询问道:“你能帮我做一件事吗?”

  子艳麒问道:“什么事?”

看过《谎话大王》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谎话大王  三寸人间  白袍总管  凡人修仙传  圣墟  修真聊天群  深渊主宰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神级奶爸  都市奇门医圣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圣墟  调教大宋  三寸人间  都市之神帝驾到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白袍总管  神级奶爸  贞观帝师  深渊主宰  正道潜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