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话大王 > 谎话大王 > 622【亲人】
  由此可见,无天的法力有多么强大!

  不过,这段时间无天没有冒出来闹事,也让洪荒省心不少,而且也趁着这个空闲的时间,让他可以和姒花雀、赢香雁、刘云凤、司雨犀等人双修提升法力修为,偶尔还可以出去偷偷腥,跟令狐妖媚打几场友谊战。

  在和令狐妖媚磨合的这几天,洪荒从她的口中获得了不少堂哥姬霸王以及天地娱乐公司的资料。

  让洪荒诧异的是【谎话大王】,公羊传奇竟然没有把他和令狐妖媚的事情以及他已经得知自己的堂哥想要害他的事情告诉姬霸王,可以说,现在姬霸王应该还不知道事情已经败露。

  公羊传奇这么好心配合,洪荒当然不会自以为是【谎话大王】的认为他被自己的王霸之气所折服。洪荒猜测,他肯定是【谎话大王】为了保护令狐妖媚,才没有将事情真相告诉姬霸王的,因为一旦让姬霸王知晓令狐妖媚背叛他,肯定会暗中对令狐妖媚斩尽杀绝。

  只是【谎话大王】,公羊传奇想不到的是【谎话大王】,即便他真的把事情真相告诉姬霸王,那么姬霸王如果真想杀令狐妖媚的话,也没那么容易,因为洪荒早已想到这一点,所以早就在令狐妖媚脑中种下《生死预知术》以防她遭遇不测。

  这一日中午时分,当洪荒在宿舍和柳上挥司马少洪凌寒三个兄弟打屁聊天的时候,手机突然想起,洪荒拿起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谎话大王】个陌生号码,心里有些奇怪,走到阳台上,按下接听键,问道:“你好,请问你是【谎话大王】哪位?”

  “我在学校门口,有事找你,出来一下,现在。”

  对方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话,也没报上名号,然后就挂断了。

  不过,虽然如此,对方至少说出了时间、地点、人物,还有说了事件,至于是【谎话大王】什么事件,洪荒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洪荒听她的口音,就已经知道她是【谎话大王】谁了。

  洪荒听到手机忙音后,愣了愣,苦笑不已。

  这女人,跟自己有仇吗?

  有事找我?说话还这么干净利落不冷不热的!

  好像我欠你三百块钱似的!

  洪荒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就看到马路对面停靠着一辆军用悍马车,而朱心虎就坐在车里面。

  洪荒不禁苦笑,这么野性的车和这么野蛮的人,正好完美搭配。

  朱心虎看到洪荒走过来,就开始启动车子,目视前方,冷淡道:“上车。”

  洪荒拉开车门,坐上去后,询问道:“叫我出来干嘛?”

  朱心虎一边开车,一边说道:“去我家。”

  洪荒一愣,惊讶道:“去你家?这么快?我和你都还没有开始恋爱,还没有上床,好像连朋友都不是【谎话大王】,算起来也就是【谎话大王】教官和学生的关系,这么快就要我去见你父母?”

  朱心虎面色一羞,看着洪荒,没好气道:“谁说要带你去见我父母?”

  洪荒苦笑道:“那你刚才说去你家是【谎话大王】什么意思?去你家不见你父母,见谁?”

  朱心虎白眼道:“即便去我家见我父母,难道就非要因为那种事情吗?……这次叫你去我家,主要是【谎话大王】因为我弟弟黄琳建和我表弟黄字苏的事情,现在家里所有的长辈都在场,到时候你不仅会见我父母,还会见到我爷爷奶奶姑父姑母等一大堆人。”

  洪荒笑道:“这么多人啊,我都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呢,到时候出洋相了怎么办?第一次当上门女婿登门拜访……哈哈,好吧,我不说就是【谎话大王】了,你别对我瞪眼……对了,你刚才说你弟弟和你表弟的事情,难道你们已经抓到他们了?”

  朱心虎点头道:“嗯,被我逮回来了,这两个王八蛋!”

  洪荒笑道:“你发生蜕变拥有法力后,第一件事,不会就去逮你弟弟和表弟吧?”

  朱心虎说道:“不错。毕竟我们黄家人犯下罪孽,而且那天我也亲口答应梁七少,一定要将这两个调戏他妹妹梁知雪的混蛋抓回来,亲自送到他家去,任由他们处置。”

  洪荒现在才知道为什么朱心虎这三个月来都没有半点消息了,原来这女人一直没有放下这桩心事,跑出去追踪弟弟和表弟了。

  洪荒心里又想,这女人突然跑去当警察,不会也是【谎话大王】因为想抓捕她弟弟和表弟而已吧?

  想到这里,洪荒就不禁摇头苦笑,心道,应该不是【谎话大王】,看这女人表面上凶悍霸道无理野蛮,其实内心还是【谎话大王】非常有正义感的,她去当刑警,肯定是【谎话大王】为了服务大众。

  洪荒看着朱心虎,说道:“既然如此,那你叫我去你家干嘛?直接将你弟弟和表弟送去梁家任由他们处置就可以了。”

  朱心虎顿了顿,欲言又止。

  洪荒看出其意,笑着说道:“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们俩谁跟谁啊,呵呵,我的意思,你懂的。”

  朱心虎大羞。

  要是【谎话大王】以前还没有发生蜕变,还没有恢复前世记忆,朱心虎肯定听不懂洪荒所说的话,可是【谎话大王】现在不一样,现在的朱心虎不仅已经拥有法力,而且恢复了前世的记忆,也就是【谎话大王】说,她现在已经知道自己的使命,以后注定要和洪荒一起双休,一起诛杀灭世无天。简而言之,就是【谎话大王】她以后注定会成为洪荒的其中一个老婆。

  朱心虎也不是【谎话大王】一个懂得隐藏心事的人,基本上喜怒都形于色。

  她大羞之后,为了遮掩住自己的尴尬,立刻嗔怒起来,瞪了洪荒一眼,然后才开始说正事。

  朱心虎看着洪荒,说道:“虽然这两个混蛋犯下不可饶恕的罪孽,但是【谎话大王】他们毕竟是【谎话大王】我弟弟和表弟,也是【谎话大王】我爸妈的儿子和我姑父姑母的儿子,本来我爷爷是【谎话大王】想直接将他们打死,然后送去梁家,亲自登门,给他们赔罪。可是【谎话大王】那时我奶奶我妈妈我姑母苦苦哀求,极力劝说我爷爷,于是【谎话大王】他就心软下来,其实我这次找你,是【谎话大王】有事相求,我知道你有办法救治梁知雪,梁家也把你当成救命恩人,所以我就希望你到时候能够帮我弟弟和我表弟说句话,饶他们一命,我知道他们很混蛋,可他们再坏,也毕竟是【谎话大王】我的亲人……”

看过《谎话大王》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正道潜龙  谎话大王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房贷计算器  努努书坊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开天录  都市奇门医圣  深圳民升激光  三寸人间  深渊主宰  调教大宋  开天录  神级奶爸  大魏宫廷  圣墟  贞观帝师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