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话大王 > 谎话大王 > 734【徒有虚名】

734【徒有虚名】

  “你不会杀我的。”洪荒笑眯眯道:“我相信,你一定会爱上我……”

  “休想!”

  “那我们就等着瞧吧!”

  “……”

  “我要开始运动了哦?”

  “……”

  “沉默就表示许可。”洪荒挺起腰板,兴致勃发道:“预备开始……”

  “一二三四……”

  “二二三四……”

  “三二三四……”

  “四二三四……”

  “再来一次……”

  “闭嘴!”夏清荷转过头来,脸色绯红,一双美目瞪着洪荒,生气的喝道。这家伙怎么那么讨厌?做运动就做运动,搞得跟广播体操似的!

  “哈哈,你有所不知。”洪荒笑了笑,循循教导道:“这做运动啊,最讲究的就是【谎话大王】一个互动姓。这样不仅能增加运动的质量,还能够促进彼此之间的感情……”

  “我不需要。”夏清荷冷冷打断道。

  “那你需要什么?”

  “我要你快点滚!”

  “如果你一直像个死人一样一声不吭一动不动的话,恐怕这个过程会很持久!”洪荒俯身趴在夏清荷的耳边,轻语呢喃道:“相信你已经领教过我的独门绝技‘点穴术’和‘催眠术’。不过,我最厉害的并不是【谎话大王】‘点穴术’和‘催眠术’,而是【谎话大王】‘方中术’。如果你真想让我快点滚的话,就好好配合我吧!只要你让我高兴起来,我很快就会向你缴械投降的哦!”

  “要怎么配合你?”夏清荷竟然主动出声询问。看来她真的很想让这个混蛋王八蛋早点滚蛋。

  “如果你觉得束缚,就大声喊出来,不要故意压抑着,这样很容易憋坏审题的……”

  “我很不双!”

  “口是【谎话大王】心非!”

  “……”

  “即便被人藤哎,也应该很束缚的好不好?”

  “你又没被人藤哎过,你怎么知道很束缚?”

  “我现在不正被你藤哎吗?”洪荒一本正经的说道。“很久以前,牛顿就告诉我们,力的作用是【谎话大王】相互的。所以,我在藤哎你,同时你也藤哎我。我们谁也不吃亏。”

  “……”夏清荷决定,不会再跟这个王八蛋说话。

  洪荒笑意盎然,一脸戏谑道:“如果你不舒服的话,为什么心跳加快呢?为什么呼吸急促呢?为什么同道的谁会越来越多呢?”

  “……”

  “怎么?还是【谎话大王】不肯喊出声吗?”洪荒笑着说道。“那就试试这招吧!”

  “嗯……”

  “很好!”洪荒非常满意,道:“这只是【谎话大王】开始,接下来试试第二招!”

  “别!”夏清荷连忙转过头来,一脸紧张的说道。模样楚楚可怜,看得洪荒好生怜惜!

  “怎么?害怕了吗?”洪荒笑眯眯的问道。

  “……”夏清荷心想,谁说我害怕?人家只是【谎话大王】还没缓过气来好不好?

  “现在有两种选择。”洪荒说道。“第一,好好配合我。束缚你就叫,不要压抑;有筷杆你就硬核我,不要菁池。只要大爷我一激动,肯定早点向你缴械投降。我们一次姓解决,岂不更好?第二,按照刚才的方式,我变换着各种花样让你生不如死。你说,你喜欢哪一种呢?”

  “我没力气了。你走好不好?”夏清荷没有选择,而是【谎话大王】语带哀求的说道。本来洪荒给她吃过“龙涎迷魂香”的解药后,已经过去半个小时,让她渐渐恢复了点力气。谁知道被洪荒这么一折腾,好不容易恢复过来的这点力气已经荡然无存。

  “不好!”洪荒摇头说道。模样看起来像一个喜欢撒娇、而且贪吃的小孩子。他一脸怜惜的亲问着夏清荷的脸颊,柔声说道:“我知道你是【谎话大王】第一次做这种运动,没什么经验,而且可能还会有一点点同。没关系,我有的是【谎话大王】时间,等你恢复力气后,我们再继续!放心吧,只要你好好配合我,我会对你很温柔的!”

  “……”

  “不过,我劝你最好打消攻击我的念头。在船下,你斗不过我。在船上,你更加斗不过我。”

  “……”

  “我们说会儿话吧?”洪荒说道。“你知道你现在在哪里吗?你好好看看这个房间这张船,是【谎话大王】不是【谎话大王】感觉很熟悉?没错,这里就是【谎话大王】你的公寓你的房间。现在有没有觉得倍感亲切?我们在这里做运动,有没有让你心里感觉束缚一些?”

  “……”夏清荷看看四周,这时候才知道自己一直躺在家里。

  刚才她一心放在洪荒的身上,而且又受到禸题和精深的双层折磨,根本没有去注意周围的环境。

  不得不说,经过洪荒这么一提醒,她的心里还真束缚一些,而且竟然有种幸福温馨的感觉。

  夏清荷一阵无语,自己到底是【谎话大王】怎么了?

  不会这么快就爱上这个混蛋银贼了吧?

  要知道,他可是【谎话大王】夺去自己珍藏二十七年宝贵真糙的菜花贼啊!

  “张爱玲说,想要征服一个女人的内心,最快捷的方式就是【谎话大王】打通她的旱道。”洪荒轻轻附魔着夏清荷的头发,注视着她的双眼,笑意温和,一脸柔情道:“我们现在紧密的相连在一起,我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你的心在融化!你说,你是【谎话大王】不是【谎话大王】已经对我有一点点动心呢?”

  “我不会爱上你的。”夏清荷坚决道。“只要有机会,我一定杀死你。”

  “你不会的。”洪荒指了指她的心口,笑着说道:“你的嘴巴可以骗人,但是【谎话大王】这里却骗不了人。”

  “……”

  “我感觉的出来,你已经慢慢在沦陷!”

  “哼……”夏清荷冷哼一声,讥笑道:“你对自己还真是【谎话大王】有信心!”

  “当然。”洪荒得意道:“先不要说能力,就凭我这相貌、这气质,走出去不知道能够迷倒多少人呢?”

  “气质再好、长相再帅,有什么用?还不是【谎话大王】经常干些偷鸡摸狗,尖音路略,令人不齿的下留勾当!”

  “哎!”洪荒叹息一声,感慨道:“其实这些都是【谎话大王】别人栽赃嫁祸给我的,就好比今天你男朋友赵威言陷害我一样。一个人名声太大也不是【谎话大王】件好事,总是【谎话大王】遭人羡慕嫉妒恨,还总是【谎话大王】往你身上泼脏水。不管你信不信,在今天和你做运动之前,我还是【谎话大王】个苦逼的初南呢!虽然我号称花贼,但是【谎话大王】却从未尖音过一个女子,这是【谎话大王】不是【谎话大王】所谓的徒有虚名?”

  说完后,洪荒贱贱的在心里补充一句——都是【谎话大王】女子主动来爱我的!

看过《谎话大王》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修真聊天群  努努书坊  白袍总管  神级奶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正道潜龙  山东布洛尔  努努书坊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深渊主宰  神级奶爸  房贷计算器  房贷计算器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三寸人间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  凡人修仙传  都市奇门医圣  凡人修仙传  山东布洛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