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话大王 > 谎话大王 > 757【证据】
  洪荒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谎话大王】最安全的。虽然那时候戒备最森严,但也是【谎话大王】最容易伪装混入宾客中的。毕竟这次前来参加《百花藏宝图》展示仪式的人非富即贵,如果在身上携带点什么作案工具的话,馆中安保人员也不敢强行搜身检查。”

  陈政华道:“你说的很有道理!”

  梁业龙道:“杨队长,我在附近并没有搜索到任何有关被害者遭凶手抢走后遗留下来的物品,不过倒是【谎话大王】在垃圾筒里面找到一个沾有他的棉布,还有一个沾有血迹的白瑟手套。”

  杨振东道:“嗯!很好!据此推测,被害者所带的贵重物品应该都还在凶手身上,你现在立刻带人进行搜索,发现什么可疑人物,立刻向我汇报!”

  梁业龙道:“杨队长,圆明园景区里面游客几万人,搜索起来有点困难,更何况我们也不确定凶手还在不在景区里面!”

  杨振东道:“现在我们也没有其它具体线索,只能这么办了,碰碰运气吧!万一凶手还留在景区里面,被我们撞个正着,刚好可以人赃并获!”

  梁业龙道:“好吧!我现在就去办!”

  洪荒道:“梁警官,你另外带几个人去景区监控室,仔细查看一下景区所有出入口的录像,看看在11点34分到11点44分这10分钟内有没有行瑟匆匆气喘吁吁的可疑人物想要走出大门,如果有,把这些人全部都带过来!”

  梁业龙道:“这……这样就可以抓到凶手?”

  洪荒道:“我也不知道!试一试吧!”

  杨振东道:“小洪说的话一定有他的道理。业龙,我和你一起去看景区出入口监控录像!”

  梁业龙道:“好!”

  陈政华道:“你这小子,是【谎话大王】不是【谎话大王】已经知道凶手是【谎话大王】谁了?看你笑得这么奸诈!”

  洪荒道:“有吗?呵呵!也许吧!不过知道凶手的不是【谎话大王】我,而是【谎话大王】我肩膀上的这只畜牲!”

  陈政华道:“难不成这只乌鸦当时在命案发生现场看到凶手真面目?”

  洪荒道:“不错!”

  陈政华道:“呵呵!你什么时候豢养乌鸦的?我之前跟你爸妈去你的‘禽兽动物园’参观,可没有看到你豢养这种畜牲!”

  洪荒道:“呵呵!这只乌鸦可不是【谎话大王】我豢养的!它是【谎话大王】刚才正好飞到这里的动物而已!”

  陈政华道:“虽然你精通任何禽兽语言,可以从乌鸦那里得知凶手是【谎话大王】谁,但是【谎话大王】如果没有确凿证据的话,我们也很难将凶手绳之以法!”

  洪荒道:“本来我是【谎话大王】没有证据的,不过就在刚才,梁警官已经帮我找到证据了!”

  陈政华道:“哦?你说那个沾有他的棉布和那个沾有血迹的手套?”

  洪荒道:“是【谎话大王】的!”

  陈政华道:“哈哈!我很期待你接下来如何运用它们!”

  洪荒道:“我一定不会让陈叔叔失望的!”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杨振东和梁业龙就带着三个无辜喊冤的男人回来。

  一个是【谎话大王】少年人,一个是【谎话大王】青年人,一个是【谎话大王】中年人。

  杨振东道:“小洪,我们按照你的要求,在景区出入口找到这三个人!只不过他们都各有说辞,我们根本无法判断谁是【谎话大王】杀人凶手?”

  洪荒道:“哦?有意思!他们都说了些什么?让他们再说一遍!”

  杨振东道:“你们再复述一遍当时事情经过!”

  中年人道:“警察同志,当时我老婆和女儿刚刚从国外旅游回来,我之前就答应过她们,要去机场接机,可是【谎话大王】没想到,我今天上午带公司合作伙伴来圆明园这里参观,竟然一时忘记这件事,所以当我记起来的时候,就连忙向大门口跑去。谁知道这里发生命案,景区所有出入口都被封闭起来!”

  青年人道:“警察先生,当时我和朋友正在这里游玩,突然听到我女朋友下班回家差点出车祸的消息,所以我才急冲冲的想要跑出去。我求你们快点放我走吧!要不然我女朋友生起气来,一定会跟我分手不可!”

  少年人道:“警察叔叔,我刚才都说了!今天是【谎话大王】我失恋的日子,所以只好独自来这里闲逛散心,之后我同学叫我去酒吧喝酒,并且开车在门口等我,所以我才那么着急跑过去的!”

  洪荒道:“杨队长,你们一个个核实过口供吗?”

  杨振东道:“是【谎话大王】的。我们已经向他们的亲人朋友同学一一核实过,这些口供确认无误。也正是【谎话大王】因为如此,我们才不知道凶手是【谎话大王】谁!”

  洪荒道:“这个少年和这个中年大叔都不是【谎话大王】凶手,让他们回去吧!”

  杨振东道:“好的!业龙,放他们走吧!”

  虽然不知道洪荒如何判断谁是【谎话大王】凶手,但是【谎话大王】杨振东对他的做法却是【谎话大王】深信不疑。只因为他是【谎话大王】国家高级侦查员“灵警兔生肖”。

  梁业龙道:“是【谎话大王】!”

  青年人道:“凭什么?你凭什么说我是【谎话大王】凶手?”

  看到洪荒毫无理由就立刻判断出谁是【谎话大王】谁非,青年人感到非常生气。当然,更多的是【谎话大王】紧张和恐慌!

  洪荒道:“呵!我刚才好像没说你是【谎话大王】凶手吧?”

  青年人道:“你刚才说那个少年和那个中年大叔不是【谎话大王】凶手,这不是【谎话大王】间接说我是【谎话大王】凶手吗?”

  洪荒道:“那只是【谎话大王】你的想法而已,我可不这么想!”

  众人一头雾水,都不知道洪荒葫芦里到底卖的是【谎话大王】什么药?

  青年人道:“既然你认为我不是【谎话大王】凶手,为什么不让我回去?我现在就要去,我女朋友发生车祸,还在家里等我回去看她呢!”

  洪荒道:“等等!虽然我认为你不是【谎话大王】杀人凶手,但你却是【谎话大王】利用沾有他的棉布迷晕被害者,从而取走她贵重物品的抢劫犯!”

  青年人道:“你这是【谎话大王】污蔑!说我是【谎话大王】抢劫犯,你有什么证据吗?”

  洪荒道:“证据就在你身上!”

  青年人道:“在我身上?哈哈!那你们尽管来搜吧!”

  洪荒道:“不需要!你也不傻,恐怕在你看到景区所有出入口封闭之前,趁着警察还没到来之时,放在你身上的被害者物品早已经被你藏在景区的某个角落了!”

看过《谎话大王》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凡人修仙传  调教大宋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笔趣阁  圣墟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山东布洛尔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深圳民升激光  神级奶爸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大魏宫廷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白袍总管  笔趣阁  修真聊天群  房贷计算器  三寸人间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山东布洛尔  神级奶爸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