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话大王 > 谎话大王 > 759【拔刀相向】

759【拔刀相向】

  洪荒面向大众,朗声而出,察言观瑟,怡然自得。可惜,真正的杀人凶手好像不吃这套。或许凶手以为洪荒完全不知情,也没有证据,所以才这样虚张声势,旁敲侧击,想空手套白狼!

  青年人道:“警察先生,如果我现在提供杀人凶手的线索,能不能将功补过,网开一面?”

  他听到洪荒的话后,突然灵机一动,笑容谄媚,见缝插针,就想投机取巧!

  洪荒道:“可以!到时候我给你请愿,让你少坐三天牢狱之灾!”

  众人捧腹大笑!

  青年人道:“就三天而已?”

  面容憋屈,实在欲哭无泪!

  三天?真是【谎话大王】少得可怜啊!

  洪荒道:“这已经是【谎话大王】尽我最大的努力,如果你不想合作的话,那就拉倒吧!”

  青年人道:“别……别……我合作……我跟你合作……三天就三天!”

  洪荒道:“那你就说吧!”

  青年人道:“在说之前,我可不可以先问你一件事,因为这件事如果一直留在心里,以后我肯定死不瞑目!”

  洪荒道:“什么事?你问吧!”

  青年人道:“就是【谎话大王】刚才有三个不同年龄段的嫌疑人,你到底是【谎话大王】怎么一眼看穿我就是【谎话大王】抢劫犯?本来我以为自己掩饰的非常好,而且所有的证据也几乎隐藏起来,可以说天衣无缝,可是【谎话大王】最后还是【谎话大王】无法逃过你的眼睛和判断!我真的百思不得其解,我到底出错在哪里?”

  众人对这个事也是【谎话大王】非常好奇!

  杨振东道:“这就叫做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青年人道:“哼!这种话拿去欺骗小孩子吧!我不怕天网,我只怕能力强悍又聪明伶俐的人,所以在这里,我佩服两个人,一个是【谎话大王】揭穿我身份的‘灵警:兔生肖’,一个是【谎话大王】捏住我刀刃的绿发少年,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这个绿发少年恐怕就是【谎话大王】传说中行动速度快如电虎的‘精兵?虎生肖’吧?”

  虎生肖道:“我就是【谎话大王】虎生肖!”

  青年人道:“败给你,我心服口服!”

  虎生肖道:“希望你以后出来,能够改邪归正,这样也不负你一身深藏不露的功夫!”

  青年人道:“谢谢!”

  洪荒道:“其实看穿你身份的并不是【谎话大王】我,而是【谎话大王】我肩膀上的这只乌鸦。如果你了解我的话,就应该知道我天生就有一种能跟天下任何飞禽走兽自由沟通交流的能力。很不幸,你在抢劫的时候,正好被这只乌鸦看见,之后经过我和它协商合作,我答应它,只要它能帮我辨认犯人,事后我就给它一斤生肉,作为交换!”

  青年人道:“原来如此!不愧是【谎话大王】灵警,果然通灵!呵!我们这些罪犯遇上你,真是【谎话大王】倒了八辈子大霉!”

  洪荒道:“要么就不要遇到我,要么就不要遇到任何飞禽走兽,否则我一定会把他(她)揪出来!”

  青年人道:“呵呵!你的名声这么彰显,恐怕以后全天下的罪犯都要找个没有你和没有任何禽兽的地方作案了!”

  洪荒道:“也不尽然!有些人虽然听说过我的名号,但是【谎话大王】却没有见过我本人,所以无知者无畏,比如说你。而有些人虽然听说过我的名号,也见过我本人,但是【谎话大王】最后却依然对我屡次挑衅,频繁犯罪,比如说国际知名犯罪集团‘十二星座’、还有我命中的克星——巨蟹座!”

  青年人道:“哈哈!这些传说中的大人物跟你一样,都是【谎话大王】我等小角瑟望尘莫及的存在。只不过,洪荒,我还有一点不明白。既然你肩膀上的那只乌鸦看见我抢劫,那么它一定也看见杀人凶手行凶的经过吧?”

  洪荒道:“不错!”

  青年人道:“那么你现在应该知道真凶是【谎话大王】谁,刚才又何必跟我交换条件,让我提供线索,帮我请愿少判三天牢狱之灾,你这不是【谎话大王】耍我吗?”

  洪荒道:“我没有耍你!虽然我已经从乌鸦口中知道真凶是【谎话大王】谁,但毕竟乌鸦是【谎话大王】一只禽兽,无法作为人证,如果你当时看到什么可疑人物,能够提供有用的线索,倒是【谎话大王】可以作为一个极其重要的人证!”

  青年人道:“原来如此!好吧!我也不再废话了!我这个人虽然是【谎话大王】抢劫盗窃犯,但是【谎话大王】从来都没有想要杀人的意思。我记得当时偷偷迷晕被害者,抢走她的全部贵重物品后,就连忙撤离此地,不过,当我大概走出十几步时,无意中回头看了一下,正好看见那个身穿红瑟连衣裙的长发美女偷偷摸摸向被害者靠近过去……”

  冯美珠道:“你……你血口喷人!”

  青年人道:“哼!我有没有血口喷人,你自己很清楚!虽然我当时一心只顾着逃离现场,没有看见行凶经过,但是【谎话大王】你的行迹确实非常可疑!想必当时你应该也看见我逃跑时的背影吧?刚才洪荒揭穿我是【谎话大王】抢劫犯的时候,我还以为是【谎话大王】你偷偷指证,可是【谎话大王】听到洪荒的解释后,我才发现你非但没有指证,还隐瞒这一条重要线索,没有提供给警方,这就不禁让我怀疑你到底是【谎话大王】不是【谎话大王】真正的杀人凶手了!”

  冯美珠道:“你这是【谎话大王】污蔑!我没有杀人!嘉婧是【谎话大王】我同学,也是【谎话大王】我好朋友好姐妹,我怎么可能杀她呢?”

  洪荒道:“冯美珠小姐,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执迷不悟,继续抵赖吗?你说他污蔑你,他和你素不相识,无冤无仇,干嘛污蔑你?他为什么不污蔑陈桂莲?为什么不污蔑楮小墨?偏偏就污蔑你?这不是【谎话大王】很明显嘛!”

  陈桂莲道:“美珠,嘉婧真的是【谎话大王】你杀的吗?”

  楮小墨道:“美珠,你和嘉婧不是【谎话大王】最要好的姐妹吗?这次我们高考完,来京城旅游的费用,还是【谎话大王】嘉婧给我们出的呢!我们四人不是【谎话大王】说好要一辈子做好姐妹的吗?你怎么忍心下手杀害她?”

  心疼,悲伤,曾经信誓旦旦要做一生的好姐妹,如今却拔刀相向,你死我活!

  疑惑,不解,平时关系那么要好,为何今天痛下杀手?这其中到底有多大的仇恨?

  冯美珠道:“不是【谎话大王】我……不是【谎话大王】我……我没有杀人……证据……证据呢?你们有证据吗?”

看过《谎话大王》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山东布洛尔  开天录  调教大宋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正道潜龙  大魏宫廷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深圳民升激光  凡人修仙传  努努书坊  三寸人间  房贷计算器  都市之神帝驾到  深渊主宰  白袍总管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笔趣阁  都市奇门医圣  深渊主宰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都市之神帝驾到  深圳民升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