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话大王 > 谎话大王 > 895【虾兵蟹将】

895【虾兵蟹将】

  洪荒心头却有涌起另外一种想法:“若是【谎话大王】能拜得此人为师,那么……”想到这心中已有主意,定睛看去,只见洪刃的单掌刚要拍上萧元乔的面门之时,洪刃立刻收掌不发,化为单指,轻轻在萧元乔的额头一点,借力跃身落地。萧元乔动弹不得,业已呆立当场。

  洪刃站在一边洒然一笑道:“萧大当家是【谎话大王】否还要一试?”萧元乔微微地下头来看向洪刃,脸色极为难堪,嘴唇发白,刚才若不是【谎话大王】洪刃手下留情。

  萧元乔知道洪刃乃是【谎话大王】绝世高手,自己万万不及,脸色稍为一犹豫,立刻跪身下地道:“洪大侠饶我一命,萧某再也不敢作孽。”

  洪刃微微一笑道:“老朽不杀你,不代表就是【谎话大王】放过你,你与老朽下山,去济城府衙门投案自首也就罢了。”

  萧元乔面露苦色,连声道:“求洪大侠饶我一命。”洪刃不再说话,背对萧元乔。

  洪荒心生警觉,却见洪刃却气定神闲。

  萧元乔站起身来,看着洪刃的背影道:“洪大侠当真要萧某去自首?”

  洪刃仍是【谎话大王】一言不发。

  萧元乔双眼四转,刚才求命的神色全退,哈哈大笑道:“那是【谎话大王】洪大侠逼萧某如此的。”

  洪刃转过身来,看着萧元乔不由轻叹一声道:“早知今日孽果,又何必当日恶因?”

  萧元乔脸露恶色,厉声道:“众弟兄准备。”说完看向堂外。

  洪荒心中已知萧元乔打算,他是【谎话大王】想用火铳对付洪刃,连忙叫道:“洪先生小心,他要用枪对付你?”

  洪刃微微一笑道:“火铳?”随后指着堂外道:“就是【谎话大王】那些人手中火铳?”

  洪荒点了点头。

  洪刃笑道:“让他们尽管试试。”

  萧元乔冷冷一笑道:“开火。请牢记”命令已发,却不见堂外喽罗有任何动静。

  萧元乔大惊,立刻又道:“开火。”仍不见有何动静。

  洪刃道:“他们在老朽进堂之前,已经全部被老朽点上穴道了。”

  洪荒暗中佩服,堂外枪手不下与几十人,竟然顷刻间被洪刃全部点上穴道,堂中这么多人竟然毫无知觉。

  众人皆色变,陈圆圆已经全部软在洪荒的怀中。

  萧元乔听得此言更是【谎话大王】大惊,连忙叫道:“叫其他兄弟立刻来支援。”

  旁边一喽罗见洪刃如此身手,早已吓的傻立当场,萧元乔的话根本没听进去。萧元乔见他发愣,立刻一脚踹向那人,才使得他反应过来,忍着痛苦立刻向后堂跑去。

  洪刃不禁摇了摇头道:“我本无意杀你,岂知你冥顽不灵,四家将听令。”

  洪刃带来的四人立刻拱手道:“主人吩咐。”

  洪刃冷道:“当年他所杀之人也有你们家人,今日老朽给他机会自首投案,他仍不知悔改,如今就任由你们四人处置。”

  四人立刻道:“得令。”说着四人立刻走向萧元乔。

  萧元乔见他们面目狰狞,虎目生威,不知所措中连忙叫道:“弟兄们怎么还不来?”

  四人中那书生轻蔑道:“如此畜生竟然活至今日,当中还不知道造了什么孽?”说着一掌向萧元乔拍去,掌未到,掌风已至,萧元乔一见其势,已知那书生功夫了得,连忙向后退去,倒退无可退之时,立刻拉住身旁的一个喽罗向那书生扔去。

  那书生立刻化掌为提,轻轻接过那喽罗,随手一抛,那喽罗立时坐到一旁的椅子上,那喽罗早已吓的连眼发直,尚未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就已经昏厥过去了。

  萧元乔为求苟活,不断从身边抓人向那四人扔去,喽罗们见萧元乔根本不将他们当人,纷纷向旁闪避,待萧元乔无人可抓之时,四人立刻齐身上前,书生以掌,其他三人分别以拳,脚,指攻向萧元乔命门。

  萧元乔只抵数招,便已被四人制服,四人扣住其个大脉门,问洪刃道:“主人,恶贼如何处置?”

  洪刃道:“老朽刚才不是【谎话大王】已经说了吗?”四人闻言,立刻狰狞的看着萧元乔,齐声道:“昔日之仇,誓当血洗。”

  说完分别已拳、掌、指、脚分别打向萧元乔各大命门,萧元乔刚想求饶,未开口已毙命当场,只见其眼、鼻、耳口七窍出血,死状恐怖,陈圆圆和艳珠吓得昏厥过去,洪荒立刻将陈圆圆环抱于怀。

  吴行看着这些瞬息万变的事,刚想插手,却在犹豫之间,刚才还好端端的萧元乔已经化为肉泥。

  正在此时后堂中冲出几十个吵吵嚷嚷手持火铳的枪手,刚进得堂来就看见萧元乔已毙命堂中,一时不知所措,鸦雀无声,各个呆立当场。

  洪荒灵机一动,立刻大声道:“你们大当家平时作孽太多,已自食恶果,你们刚才也见了,他自己为保性命,根本不在乎你们死活,要不是【谎话大王】那四位英雄手下留情,你们当中已有不少人亡命当场了。”

  那些枪手见堂中确实不少人被萧元乔抓的四肢受伤,瘫坐地上,顿时慢慢放下手中火铳,有人放下,其它的人也纷纷放下。

  洪刃见萧元乔已死,随后对四个家将道:“此事已了。”

  那四人维维示诺道:“是【谎话大王】。”

  说着洪刃领着四家将出得堂外飘然下山,堂外那些被点中穴道的人,立刻恢复自由,在场山贼皆如大梦初醒一般,楞然不知所措。

  洪荒亦呆在当场,刚才一幕就如戏剧化一般发展,本来自己要下山必须先对付萧元乔以及众山贼,此刻萧元乔已死,剩下一群虾兵蟹将,虽有火铳也已不足畏惧。

  洪荒看看了怀中陈圆圆仍然昏厥不起,连忙用拇指按住陈圆圆人中,陈圆圆这才缓缓醒来,但是【谎话大王】一见萧元乔的死状仍然吓得将头埋在洪荒的怀中,不敢相视。

  洪荒这才觉得怀中美女一股香气袭鼻,方才陈圆圆在自己怀中良久都没发觉,此刻不禁心中一荡,一种想法立刻涌上心头:“要是【谎话大王】我将陈圆圆占为己有,那么还会不会有吴三桂放清兵入关这一说?”

  他心中大骇,自己怎么有这种想法,当初不是【谎话大王】只想看到她们一眼,看来食铯性也,天下人也一样。

看过《谎话大王》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白袍总管  都市奇门医圣  神级奶爸  修真聊天群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调教大宋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正道潜龙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都市之神帝驾到  三寸人间  调教大宋  正道潜龙  神级奶爸  深渊主宰  努努书坊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修真聊天群  都市奇门医圣  三寸人间  白袍总管  谎话大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