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话大王 > 谎话大王 > 898【出其不意】

898【出其不意】

  洪刃点了点头,从怀中掏出一来,递给洪荒道:“这本《穴位普识》你要日夜熟读,将其背下,当中记载人体的穴位所在以及点中厚会有何等症状。”

  洪荒拿过书来,随便翻开一页,只见书页之上画了一个人体图,旁边还有标识,但是【谎话大王】夜已深,根本看不清楚,随手塞到怀里,道:“是【谎话大王】,徒儿一定熟读。”

  洪刃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洪荒道:“点穴手一共九招,我今夜先教你三招。”说完洪刃立刻在面前一颗树上点来点去,手法甚是【谎话大王】奇特迅猛,一会又转换为阴柔无比,霎时间已经点了数招,再看那树干百十个斑点异常清楚,所点之处就犹如用香火点烫过一般。

  洪刃收手站立于地,转头对洪荒道:“看清楚了?”只见洪刃神情萧索,言语中透露这一种威严,洪荒本想说没看清楚,想洪刃再耍一遍,但听洪刃说话此等口气,立刻点头道:“看清楚了。”

  洪刃点了点头道:“那么你来试试。”

  洪荒伸出手指看了看,闭上眼睛想了一遍刚才洪刃所耍的招式,刚出一招,洪刃立刻叫道:“错。”随后洪荒按照印象连出数招,洪刃都叫道:“错。”

  洪荒道:“我明明就是【谎话大王】按照师傅你的样子来使的,怎么会招招不对?”

  洪刃摇头道:“指法在其意不在其表,你只看到我的招式,但未能领悟我剑法的精妙所在,而且指力俱动,才是【谎话大王】真正的点穴手。”

  洪荒叹道:“那么师傅只管将精妙讲解于我听,又何必教指法?”

  洪刃用手敲着洪荒的头,骂道:“你如此耐心,又岂能学得上乘指法?”

  洪荒从见到洪刃起,即使是【谎话大王】面对萧元乔那杀他家十几条人命的都没发这么大火,此刻竟然火气如此之大,顷刻间维诺道:“徒儿过于心急了。”

  洪刃点了点头道:“你再使几遍。”洪荒又将刚才那招式使了几遍,洪刃仍是【谎话大王】不断摇头。

  洪刃叹了口气道:“看来是【谎话大王】为师过于着急了。”说着叹息摇头,随后又道:“刚才那招叫‘雁舞秋风’,为师现在再教你第二招‘白虹贯日’和第三招‘龙飞横空’,你先自己把招式看清楚。”

  洪荒点头道:“是【谎话大王】。”

  洪刃立刻枝到风起的使起树枝,只见他周身旋转,地上枯叶随风而起,将洪刃包于其中,随后洪刃挺“剑”而出,将树枝刺向一旁树干,树枝未到,只见树干上已脱落了一块树皮。洪刃落身下地,随后道:“现在是【谎话大王】第三招。”

  说着纵身跃起,横手于胸,随后一指点向一旁的树干,速度极快。

  洪刃收指对洪荒道:“你来试试。”

  洪荒又按照刚才洪刃所耍的招式走了几遍后,洪刃道:“好了,今日就到此。你回去后勤加练习,再熟读《穴位普识》。”

  洪荒问道:“师傅不是【谎话大王】说点穴手有九招吗?何以只教三招?还有游龙步呢?”

  洪刃道:“一次教你恐你不能领悟,先教你三招已多。”

  洪荒道:“那么师傅随徒儿上山,待徒儿这三招熟练后,再学得以下六招。”

  洪刃摇了摇头道:“为师还有其他事做,你先回去,明天此时,你再到此处来找为师。”

  洪荒还想挽留洪刃时,却听洪刃拍了下手,那四家将立刻出现在眼前,洪刃道:“将那斯交给临风。”

  四家将立刻将田畹扔于地上,洪刃道:“他已被为师点了穴,你可以不必再怕他逃跑了。”说着领着四家将消失在夜幕之中。

  洪荒叫道:“师傅,明日徒儿一定准时来。”口中虽如此说,心中却在犹豫:“本来已定明日去江南,如此一来可能要拖上几日了。”不过想到机会难得,自己自是【谎话大王】好好珍惜。

  洪荒扛扛着田畹上山后,将他交给喽罗看好后,将自己拜洪刃为师的事告诉了吴行。

  吴行道:“洪哥大可不必担心,反正我们人多,也要分批下江南,我可先率二十名弟兄扮成商贩,先去江南准备,洪哥学完剑法后再带领剩余弟兄再去。”

  洪荒点头道:“如此甚好。”说着问吴行道:“圆圆呢?”

  吴行知道洪荒心起,连忙笑道:“大嫂正在房中等你。”

  洪荒微微一笑,让人将他带到陈圆圆的房中,敲门道:“陈姑娘。”

  屋内响起陈圆圆的声音道:“是【谎话大王】洪公子?”

  不久后门开,陈圆圆站立门口,洪荒见她头发杂乱,衣服有褶,知道定是【谎话大王】自己打搅了她休息,连忙抱歉道:“打搅姑娘休息了。”

  陈圆圆连声道:“没有,洪公子请进。”

  洪荒佯装道:“这么晚了不太方便吧。”

  陈圆圆道:“没关系,圆圆也无睡意。”

  洪荒心中暗喜,立刻踏进门去,陈圆圆将门掩上后,问洪荒道:“田畹抓回来了?”

  洪荒坐到桌前点了点头道:“现在已经关起来了。”

  陈圆圆慢慢走到洪荒身旁坐下,眼圈发红,突然啜泣起来。

  洪荒不解,连忙问道:“姑娘何事伤心?”

  陈圆圆道:“圆圆本是【谎话大王】昆山艺妓,被这田畹相中说要进献皇上,岂知半途对圆圆起了歹心,逼圆圆就范,田畹正欲占有圆圆之时,又遇到山贼来劫,幸有洪公子相救,不然圆圆定又要落入山贼头领之手。”

  洪荒听到田畹在途中对陈圆圆无礼,早已火冒三丈,况且史上记载田畹进京后不会将陈圆圆送给皇上,而是【谎话大王】占为己有,心中妒意顿起,但见陈圆圆楚楚可怜的样子,不禁心中怜意大生,知道生为女子,如果不是【谎话大王】出生在好人家,生活除了做家奴之外,就是【谎话大王】做青女最后到年老铯退,疾病缠身而死,不由伸手替陈圆圆将泪擦去。

  洪荒替陈圆圆擦泪,一时意气风发道:“圆圆,以后我再不会让人再欺负你。”

  此刻洪荒已经忘记了,他如果拥有陈圆圆,那么就不会有吴三桂与陈圆圆的认识,也不会有吴梅村所作的《圆圆曲》,更不会有其中的绝句:“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

看过《谎话大王》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贞观帝师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正道潜龙  白袍总管  三寸人间  修真聊天群  三寸人间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都市之神帝驾到  凡人修仙传  深渊主宰  都市奇门医圣  正道潜龙  调教大宋  努努书坊  凡人修仙传  大魏宫廷  神级奶爸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  深渊主宰  都市之神帝驾到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