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话大王 > 谎话大王 > 956【画像】
  洪荒随即又想道:“不过按照龙清云的说法,青龙会应该是【谎话大王】最鄙视这种对付老弱妇孺的,龙清风身为青龙会掌舵,因为更加不至如此,况且就算龙清风真的要对付冯仁岙,也没有必要想他身边的人下手,直接对付冯仁岙就行了,就算冯府有多少像孔大哥这样的护院,也不能提防暗箭吧?”

  洪荒越想越糊涂,也许真如龙清云所说,是【谎话大王】外地人所为也不一定,不过目前为止都是【谎话大王】猜想,在事实没弄清楚前,一切都有可能。

  龙清云拍了拍洪荒的肩膀,说道:“二弟不必过滤,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一步,担心也是【谎话大王】多余的,如今最重要的是【谎话大王】赶快找到弟妹的下落!无论是【谎话大王】什么人捉了弟妹,龙二定将弟妹救回!”

  洪荒心想也是【谎话大王】,如此猜测也不是【谎话大王】办法。去听龙清云对众人道:“立刻联系各堂口堂主,香主以及各条路的负责人,即刻起全金陵城封锁,挨家挨户的找,还得重金悬赏能提供相关消息的人!”说着转头对洪荒说道:“二弟,我找个画师来,你形容一下弟妹的容貌,立刻作画寻人!”说着立刻让人将金陵最好的画师重金聘来。

  洪荒坐在青龙池内等的心急如焚,半栈茶功夫,画师被青龙会弟子请来,洪荒立刻向画师形容了陈圆圆的容貌以及身段。那画师听的目瞪口呆,洪荒斥道:“你发什么呆,赶紧作画!”心下骂道:“这时代真他爷爷的落后,这不是【谎话大王】瞎耽误功夫么,要是【谎话大王】圆圆有相片,也不至于浪费这么多时间了!”

  那画师虽说是【谎话大王】被青龙会的人重金请来的,其实就是【谎话大王】被绑来的,他本来一听说是【谎话大王】青龙会的人来请,早就吓得不知所措了,再被青龙会的那些弟子一吓唬,更是【谎话大王】六神无主,此刻又见洪荒凶神恶煞,更吓得魂飞魄散,哪里还敢怠慢,立刻按照洪荒描述的,将陈圆圆的画像画出。

  洪荒见这画师虽然胆小,但是【谎话大王】画艺还真是【谎话大王】名不虚传,不到半个小时,便将陈圆圆的画像画好,虽不及陈圆圆真人那般国色天香,却也栩栩如生,惟妙惟肖,有陈圆圆的七八分味道。而且这又是【谎话大王】不是【谎话大王】素描,有七八分相似就足以用来寻人了。

  众人看得画像不禁一阵唏嘘,暗道洪荒好福气,竟然娶得如此美眷,就连龙清云也不禁看着画像有点发呆。

  洪荒却没有注意到这些,立刻又让画师临摹出几张后,龙清云拿着画卷仔细的看了良久后,才将画卷交给属下,说道:“立刻将此画卷交给各个路透的负责人,四处打听洪夫人的下落,特别是【谎话大王】负责夫子庙那区的负责人,告诉他一定要打听,多询问,三个大活人被人绑走,定会留下什么蛛丝马迹。”

  待属下们纷纷出去通知青龙会个堂口,各路线的负责人后,洪荒这才嘘了一口气。龙清云劝慰洪荒,说道:“二弟,放心吧,其他龙二不敢说,但是【谎话大王】说起这个眼线、人手,我青龙会绝不会少。”

  洪荒点了点头,心里想道:“如此是【谎话大王】黑中都打通了,是【谎话大王】否去找朱由菘帮忙呢,相信黑白两道一起寻找的话,应该是【谎话大王】事半功倍了!”但是【谎话大王】转念一想:“但是【谎话大王】这个朱由菘是【谎话大王】人尽皆知的好涩之徒,如果他看到了圆圆的画像,即便圆圆被救出了,岂不是【谎话大王】刚脱虎穴,又入狼口么?”

  这时,龙清云忽然说道:“二弟,我看你还是【谎话大王】回去等消息吧,今晚的酒宴,我看还是【谎话大王】取消吧,大哥和众长老那边由我龙二去解释,相信大家都能体谅!”随后又道:“龙二听说二弟与小福王有点交情,我看二弟最好还是【谎话大王】找小福王帮忙,毕竟金陵城在他的管辖范围,有了他的帮助,我想绑匪便是【谎话大王】插翅也难飞出金陵城了!”

  洪荒摇头说道:“不瞒二哥,我也想过,去找小福王帮忙,不过我和小福王只不过是【谎话大王】春香楼见过一面,今日又在一品楼吃了一顿酒宴,能说上几句话倒是【谎话大王】有的,交情却是【谎话大王】谈不上!”

  龙清云道:“那也没什么,我青龙会在金陵也有落根数载了,若是【谎话大王】说与本地的官僚乡绅没半点交情也是【谎话大王】不可能的,二弟你先回去,龙二这就去拜访几个官场的朋友。”

  洪荒拱手道:“如此有劳二哥了,洪荒就先回去了!”

  龙清云又说了几句安慰洪荒的话,洪荒这才离开了青龙池,而此时天已经近黄昏,洪荒叫了等了好久也没等到人力车,心中着急,只好徒步向洪府赶去。

  一路之上洪荒脚步越来越快,竟然发现由于自己内心焦急,无意中使出了游龙步伐,竟然比之前有精进了许多,虽然记得的还是【谎话大王】那几个步法,但是【谎话大王】跑动中却没有先前的紊乱,而且在上下步法的链接上也更加紧密,一气呵成。

  洪府在金陵西城,在金陵内是【谎话大王】属于比较偏的地方,一些街道上的商户早已打烊,路上没有什么人,偶尔碰上几个外出回家的百姓。

  洪荒越走越快,渐渐觉得原来这游龙步伐如此奇妙,心里想道:“若是【谎话大王】将这套步法尽数学上的话,恐怕这世上最好的轻功也不能拿我怎么样了吧?师傅知道我懒,所以并未教我其他功夫,只教我游龙步和点穴手还是【谎话大王】有先见之明的,我已经这么大了,已经过了习武的最佳时期了,而这两套功夫又无需根基,只要勤加练习便可,哈哈,师傅想的真是【谎话大王】周到!”正想着,突觉得前方不远处的墙角趴着一人,由于洪荒脚程太快,没看清楚,再仔细一想,那人身上的衣服仿佛在什么地方见过,突然灵机一闪,立刻刹住脚步。

  洪荒一步一步走向那人,心中也越来越肯定道:“难道真是【谎话大王】她?”

  洪荒走到那人身后,伸手翻开那人的身子,只见那人面色惨白,嘴唇暗黑,嘴角含有血丝,双目紧闭,初看其一身男衣打扮,细观其面容却是【谎话大王】一美貌女子,不是【谎话大王】美子是【谎话大王】谁?

看过《谎话大王》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山东布洛尔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大魏宫廷  都市之神帝驾到  白袍总管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都市之神帝驾到  凡人修仙传  大魏宫廷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三寸人间  正道潜龙  凡人修仙传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修真聊天群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房贷计算器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