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话大王 > 谎话大王 > 1008【挑拨】
  朱由菘大喜道:“真的!”随即脸色一变,道:“不对,你如此恨我父子,怎么会救我,而且龙清云不是【谎话大王】你二哥么?你怎么会救我……不会……”说着连连摇头。

  洪荒心道:“你小子还不笨,老子自然不是【谎话大王】来救你的!”口上却道:“不会,龙清云是【谎话大王】我的结拜二哥,不过南屏此刻却已经是【谎话大王】我的女人了,她求我来救你……”

  朱由菘脸色大变道:“什么?南屏你……”

  钟南屏在洪荒身后也不禁觉得奇怪,她不明白洪荒到底要做什么,刚要开口,却被洪荒抢道:“这一点毋庸置疑了!”说着站起身来,一把搂住钟南屏,在她的红唇之上,轻轻一啄,钟南屏立刻两颊绯红,傻在当场,心中道:“他亲我了?他真的亲我了么?”

  朱由菘脸色越来月难看,怒道:“你这个贱妇……”说着就冲到牢门边,身后要抓钟南屏,吓得钟南屏连连躲到洪荒的身后。

  洪荒拍了拍钟南屏的肩膀道:“不用怕!”随即对朱由菘道:“小王爷不必动怒!”说着一把扯着朱由菘的衣领,将他的头紧紧地拉靠在牢柱边,附耳轻声道:“反正你与她也无夫妻之实……”

  朱由菘此刻面部已经扭曲成一团,由愤慨逐渐转变为失望,渐渐瘫坐在地上。

  洪荒看的心中连连大呼过瘾,蹲在地上,轻咋了几下舌头,道:“莫非小王爷下半辈子就想呆在这里过了?”

  朱由菘道:“不必你们假好心,小王就是【谎话大王】死在这里,也不要你们救……”

  这时朱由菘身后的朱常洵起身到朱由菘身旁,道:“南屏,本王平时对你不薄,你定要救本王啊……”

  钟南屏始终躲在洪荒的身后,听到朱常洵的声音,吓得更是【谎话大王】身子发抖。洪荒握住钟南屏的手,叹道:“南屏,既然小王爷不领我们的情,我们还是【谎话大王】走吧!”也不等钟南屏回答,立刻拉着钟南屏就要走。

  朱常洵哭喊道:“南屏,你要救本王……”朱由菘却始终没有说半句话。

  洪荒拉着钟南屏一步一步走出天牢,心道:“快叫我回去,快叫我回去……”

  钟南屏却奇道:“洪公子真的是【谎话大王】来救他们的?”

  洪荒冷笑道:“你认为我是【谎话大王】这种人么?”

  钟南屏心中一动,却听身后朱由菘道:“洪公子,等等……”

  洪荒嘴角扬起意思笑意,而这笑意让钟南屏捉摸不透。洪荒转身回到牢门前,对朱由菘道:“小王爷想通了?”

  朱由菘道:“洪公子请说,如何才能救小王出去……”

  洪荒邪笑道:“可是【谎话大王】洪荒与南屏她……”

  朱由菘恨恨地看了洪荒一眼,道:“若是【谎话大王】能救小王出去,莫说是【谎话大王】一个女人了,洪公子要什么,小王都会给!”

  钟南屏听朱由菘如此说,之前抱着的一丝幻想,已经完全破灭,彻底对朱由菘绝望了。

  钟南屏虽然不明白洪荒这样做的原因是【谎话大王】什么,但是【谎话大王】她清楚的知道朱常洵对陈圆圆做过了什么,不管是【谎话大王】否做成,洪荒都不会轻易地扰了他。

  洪荒蹲下身子,叹道:“若不是【谎话大王】偶南屏再三求我,说念在你们夫妻一场,在下实在也不愿、也不敢得罪青龙会的人,来这里了!”

  朱由菘看了一眼钟南屏,眼神之中似乎透露着一丝感激之意,但是【谎话大王】很快被他求生所掩盖了,立刻道:“小王明白,小王明白,只要小王能了这里,你要什么,小王都会给你!”

  洪荒站起身来,看着朱由菘与朱常洵此刻就犹如哈巴狗一般,不禁一阵恶心,随即道:“不过我此刻只能救你们父子其中一个出去,在下看还是【谎话大王】你们父子自己商量,让我救出去?”

  朱由菘奇道:“只能救一人么?”

  洪荒笑道:“我说小王爷,你也太看重我的本事了,就是【谎话大王】救你们当中一人,我也是【谎话大王】要费劲周章,绞尽脑汁呢!”

  朱常洵在一旁哭丧着脸,拉着洪荒的裤脚道:“先救本王出去,本王年纪老迈,不能再吃这种苦了。”

  洪荒见朱常洵的恶心状,强压心头的怒火,心道:“救你出去?救你出去老子就不必来这里了!”

  洪荒嘴上却道:“是【谎话大王】啊,小王爷,你看老王爷他进了牢房后都瘦了一圈了,这么大的年纪还真是【谎话大王】委屈了他了,我看小王爷定也是【谎话大王】孝子,就先委屈自己一下,让洪荒救老王爷出去吧!”

  朱由菘看着朱常洵,又看了看洪荒,心下自己盘算了良久后,对朱常洵道:“父王,此刻金陵都是【谎话大王】青龙会的人了,你老人家这个身子骨出去后,又要躲,哪里能再招受这个苦呢?不如让我先出去,我去扬州找史可法,或者去凤阳找黄得功、刘良佐他们搬救兵来,那时候再救父王也不迟啊!”

  洪荒此刻听到朱由菘说去扬州找史可法,不禁心中骇然道:“史可法此刻就已经在任扬州了么?如此倒是【谎话大王】不好办了,我若是【谎话大王】想攻下扬州就必定要与史可法对阵了,这可是【谎话大王】大明忠义之士啊,一代抗清名将,这可如何是【谎话大王】好?”

  朱常洵却道:“你这个忤逆子,你以为本王不知道你心里打的什么算盘嘛?你出去后还会想着救本王么?本王年近六旬,这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天牢中如此待遇,本王只怕等不到你来救,就已经命归西天了!”

  朱由菘听朱常洵如此说,不禁也很为难,问洪荒道:“洪公子救我们出去后,可帮我们出得金陵?”

  洪荒摇头道:“我只能救你们出得皇宫,出金陵还得你们自己想办法!”

  朱由菘一听此言,立刻对朱常洵道:“父王,你也听见了,你一个老人家在金陵怎么出去?怎么去搬救兵?”

  朱常洵竟然老泪满脸道:“你这个忤逆子,枉费父王对你这么好,这个时候,你竟然和父王抢,你不记得你这个王妃还是【谎话大王】父王千挑万选给你选的呢!”说着有转头对钟南屏道:“南屏你劝由菘,让本王先出去吧……”

  钟南屏冷哼一声,却不回答他。

看过《谎话大王》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白袍总管  笔趣阁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山东布洛尔  房贷计算器  都市之神帝驾到  深圳民升激光  开天录  山东布洛尔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深圳民升激光  房贷计算器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三寸人间  大魏宫廷  笔趣阁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深渊主宰  都市奇门医圣  凡人修仙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