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话大王 > 谎话大王 > 1029【冒险】
  待陈大寒率着二旅进入军营后,洪荒道:“你小子搞什么鬼呢,怎么到现在才来?是【谎话大王】不是【谎话大王】又恋战了?”

  陈大寒道:“那帮龟儿子设下了陷阱,想让老子深入,老子一眼就识穿了他娘的轨迹,偏偏不深处,就呆在岸边和他们耗时间,非等着他们出来,出来一批老子收了一批,足足被老子干掉了近万人。”

  龙清云拍着陈大寒的肩膀笑道:“你娘的,你能耐啊,说的龙二也手痒了!”

  洪荒道:“咱们损失了多少人?”

  陈大寒笑道:“一百人吧,也许更少!”

  陈大寒如此说,龙清云与洪荒脸色倒是【谎话大王】没有想想的那般高兴,反而暗淡下来,陈大寒奇道:“怎么?我已经尽量减少伤亡了,一百人还多么?”

  龙清云一巴掌拍在陈大寒脑袋上,叫道:“你他娘的打的过瘾了,我们在这里苦战等着你救援,一直等到现在……”

  洪荒知道现在说这些除了伤和气,没有其他什么用,而且现在是【谎话大王】用人之际,连忙岔开话题道:“回来就好,下面我们应该商量着怎么对付东面的敌军……”说着转头问陈大寒道:“西面已经没有后顾之忧了吧?”

  陈大寒道:“阻击的一共有近两万人马,被我消灭了近万,剩余的全部向东北逃去了!”

  洪荒点头道:“嗯,看来他们的主要目标不是【谎话大王】你,而是【谎话大王】我们这边!”随即问道:“你是【谎话大王】如何与敌军作战的?”

  这一点不但洪荒好奇,在场所除了一旅的人都奇怪,怎么陈大寒的一律就可以消灭一万多敌军,而自己的二旅打的这么窝囊。

  陈大寒笑道:“这很简单,当时敌军躲在树林里,我就命人全线堵住树林一面,钢炮、火枪只管射击,一阵狂轰滥炸之后,让士兵一直退到江面石林里埋伏起来,等待着敌军出树林,出来多少歼灭多少,反正我们就是【谎话大王】不进树林……”

  洪荒闻言,心中寻思道:“原来陈大寒还有些头脑,不过他的作战方案在这里行不通,而且这里一片平原,根本没有什么树林,况且东面聚集的是【谎话大王】六七万人马,若是【谎话大王】歼灭谈何容易?”随即想道:“虽然那样的作战方案行不通,但是【谎话大王】这个逐个歼灭的办法倒是【谎话大王】不错,对方人马众多,如果耗下去吃亏的肯定是【谎话大王】自己的一方,但是【谎话大王】如何逐个歼灭呢,这的确是【谎话大王】个问题!”

  洪荒只恨现在战船上的火炮射程还是【谎话大王】不够远,若是【谎话大王】再能加大一倍,这场战役就是【谎话大王】毫无悬念了,直接将火炮对准扬城城,将船上的炮弹打光就行,可惜此刻火炮的射程远远达不到这个标准,而小钢炮的射程也与火炮差不多,虽然方便携带式作战,但是【谎话大王】也靠不近扬城城。

  洪荒左右寻思,都找不到彻底解决的方案,突然灵机一动,心道:“我们之前一直都是【谎话大王】被动趋势,若是【谎话大王】我们采取主动出击,将这六七万人围起来射击,不错……”想到这洪荒立刻拍手道:“现在我们分成三组,二哥继续留守此地,大寒由此向北,绕到敌军的北方,我有书路继续东行,绕到敌军后方,我们三方形成合围只是【谎话大王】,用钢炮、火枪将敌人围堵起来,三方都需死守,坚决不让一个敌军突围出去……”

  陈大寒道:“这个办法不错,但是【谎话大王】如果炮火声响起,扬城城内还有一半守军,这时倾巢而出,那么洪帅的东方就危险了,东面还是【谎话大王】让老子去……”

  龙清云也点头道:“不错,扬城里的那帮龟儿子绝对不会见死不救的,若是【谎话大王】他们再在洪帅身后围堵你,那么你就危险了……”

  洪荒自然想到了这一点,但是【谎话大王】此刻除了这个办法再也想不到其他方案,洪荒道:“这个我自然有办法,大寒去的北方不需要战船,我给二哥留三艘,我带走两艘,我们东西方的都是【谎话大王】沿江的,不过大家要告诫所有兄弟,千万不可冲进敌军阵营,一面造成误伤,死在自家的炮弹之下,那才叫个屈……”

  陈大寒执意要与洪荒对换方向,洪荒不肯,一板敲定道:“就这么决定,记住大家都务必要隐蔽,不可让敌军发现,二哥这里要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如果敌军冲上来,务必要顶住。”

  龙清云拍着胸脯向洪荒保证道:“龙二就是【谎话大王】死,也要站在这里死,绝对不会后退半步!”

  方案商定之后,陈大寒立刻率着二旅的兄弟向北而去,洪荒则登上战船,带着自己的五百亲随军向东潜行,一百多门钢炮龙清云处留了五十顶,毕竟这里在地绝未发现被围之时还是【谎话大王】火力的焦点,陈大寒与洪荒各分的二十多顶。

  向东潜行,洪荒这已经是【谎话大王】第二次了,自然比上次更加娴熟多了,不过这次敌军经过上一次被偷袭,应该有所防备了,洪荒突然想道:“我这么想,那么敌军就一定也是【谎话大王】这么想的,他们必定也会认为我经过上次偷袭后,肯定会认为他们后防开始完备,不敢轻易再去偷袭,会不会因此而玩起了心理战,世纪上他们的后防根本就还是【谎话大王】老样子呢?”

  洪荒想到这点,不禁开始犹豫道:“该不该冒这次险,但是【谎话大王】一旦敌军已经布好防了,自己岂不是【谎话大王】中了对方的陷阱,但是【谎话大王】如果没有布防,我不去岂不是【谎话大王】错过了一次大好机会?”

  最终洪荒还是【谎话大王】决定冒一次险,因为这毕竟是【谎话大王】个机会,是【谎话大王】绝对值得冒险的,洪荒令战船还是【谎话大王】开到刚才靠岸的地方,五百名请随军与二十个多个火炮同时下船,洪荒让战船继续开到江中心,只要这边枪炮声一响,立刻开炮。

  洪荒虽然决定冒险了,但是【谎话大王】绝对不代表就不担心敌军设防了,所以一路之上比上次更加小心,让五百多人都靠在岸边从石林中行走,虽然这样步伐慢了许多,而且给钢炮的行走加大了难度,但是【谎话大王】毕竟这样比较保险。

  行了数十分钟,终于看到了前方有敌军出没,果然不出洪荒所料,这次敌军后防还是【谎话大王】空虚,甚至可以说和上次没有什么两样,洪荒暗喜道:“天助我也!”

看过《谎话大王》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圣墟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调教大宋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房贷计算器  神级奶爸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正道潜龙  都市之神帝驾到  贞观帝师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深圳民升激光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神级奶爸  深渊主宰  圣墟  都市奇门医圣  山东布洛尔  白袍总管  深圳民升激光  凡人修仙传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