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话大王 > 谎话大王 > 1033【压力】
  洪荒继续与龙清云对饮,看着天空的太阳,眼见午时就要到了,扬城内已经升起了袅袅炊烟,看来百姓已经开始做饭了。洪荒连忙令众将士也开始准备午饭,不过事先都已经准备好了,每个将士身上都备有干粮。

  待众将士吃完午饭,扬城还是【谎话大王】大门紧闭,洪荒看了看手表,已经是【谎话大王】十二点半了,午时是【谎话大王】一点,那么就是【谎话大王】还有半个小时,就是【谎话大王】洪荒给史可法的时限了。

  洪荒心道:“不给点颜色给他们看看,史可法是【谎话大王】决计不会心动的,到时就不要怪老子了!”

  洪荒令人再取来笔墨,写道:“史大人,午时将至,荒实在心如火焚,荒方才见城内炊烟,想起百姓不时便要遭受炮火之苦,实在不忍,潸然泪下,还望大人三思早做打算!”

  洪荒写完后,忙令人抄写几十份,用弓箭从各个角度射入城去。

  龙清云奇道:“洪帅,你这信是【谎话大王】写给史可法那龟儿子的,怎么不直接射到城楼,却射入城去,万一史可法那龟儿子看不到,你这信不是【谎话大王】白写了么?”

  洪荒闻言哈哈大笑道:“谁说我这封信是【谎话大王】写给史可法的,我是【谎话大王】写给扬城百姓的!”

  龙清云闻言心中更加奇怪,连忙问道:“写给扬城百姓?给他们写哪门子的信?”

  洪荒笑道:“若是【谎话大王】写给史可法,那才叫石沉大海了呢,这信上写着清清楚楚,只要午时一到,扬城的百姓就要饱受炮火之苦了,这些百姓知道了,会怎么样?”

  龙清云摸着脑袋半晌,眨着眼睛,半天没想出来百姓看到信能怎么样?城也出不得,只有等死呗!随即拍手道:“不错,百姓绝对不会坐以待毙,百姓知道了扬城即将被轰炸,岂能坐视不理……”

  洪荒拍手道:“二哥越来越厉害了,不错,既然百姓都知道这件事,肯定要去找史可法问罪,而我又在信中言明,我军是【谎话大王】不愿看到百姓受炮火之苦的,只要史可法投降即可,那么那些百姓会怎么做?”

  龙清云闻言哈哈大笑道:“不想二……哦,洪帅你作战厉害,玩阴谋诡计也有一手!”

  洪荒摇头道:“这叫兵不厌诈,敌人的计谋叫诡计,而我军的计谋只能叫神机妙算!哈哈!”

  信射入城中不久后,午时已至,龙清云道:“洪帅,午时一到,我们可以开炮了!”

  洪荒却摇头道:“此刻还不是【谎话大王】时候!”

  洪荒随即又写了一封信,大概意思就是【谎话大王】,虽然时限已经到了,但是【谎话大王】念在扬城百姓的份上,故再将时限延迟一炷香,让史可法务必顾全扬城百姓生死。此次又是【谎话大王】让人抄写了几十份,纷纷射入扬城内。

  龙清云虽然不解洪荒这是【谎话大王】何意,但是【谎话大王】知道绝对是【谎话大王】洪荒的计策,也没多问。

  一炷香转眼即逝,洪荒连忙站起身来,吼叫道:“所有钢炮手准备!”

  洪荒一声令下,百余名钢炮手全部装弹准备。没有广告的

  龙清风之前听陈大寒说抢了一门钢炮,此刻他也学着陈大寒,抢了一门大炮,想尝一尝钢炮手的滋味,只等着洪荒下令开炮。

  谁知道洪荒迟迟不下令开炮,又提笔写了一封信,大概意思就是【谎话大王】扬城外已经有一百多顶大炮已经准备好了,开炮的命令却不是【谎话大王】洪荒所能下达的,而是【谎话大王】史可法的一个回复,若是【谎话大王】史可法顾念百姓安慰就应该立刻开城投降,若是【谎话大王】不顾及百姓生死,请给一个回信,只要洪荒一收到回信,即可开炮。在一炷香内收不到回信,也当作是【谎话大王】史可法拒绝投降,同样会对扬城开炮。

  信写好后,洪荒又令人射入城内。半炷香后,洪荒就见扬城内某处一道黑烟升起。洪荒心道:“等的就是【谎话大王】这个!”

  龙清云却着急道:“洪帅,到底开炮不开炮,你给个命令吧!”

  洪荒指着城中的黑烟道:“你没看到那道黑烟么?”

  龙清云奇道:“这与我们何关?”

  洪荒笑道:“若是【谎话大王】我猜的没错,这是【谎话大王】扬城府衙着火了!”

  龙清云奇道:“大战在即,扬城的官衙怎么着火了?”

  洪荒笑道:“这就是【谎话大王】我那三封信的效果,百姓知道自己命悬一线,还不去府衙找当官的么?史可法必定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劝说,但是【谎话大王】百姓是【谎话大王】最无知的,他们只知道自己的安危,哪里顾及这些,所以这道黑烟就是【谎话大王】官民冲突的印证了!”

  洪荒说完后,立刻道:“钢炮手准备!”

  龙清云立刻回到钢炮前,却听洪荒一声“开炮”后,数百枚炮弹齐齐向扬城内飞去。

  顿时扬城内炸开了锅,数百声“轰、轰……”巨响之后,传来了百姓的叫骂声。

  洪荒听在耳内,脸上邪笑突显,随即对龙清云道:“不可连续性攻击,要间歇性的,给扬城的百姓一点喘息的时间!”

  龙清云当然明白洪荒所说的喘息时间是【谎话大王】代表什么意思,无非就是【谎话大王】让百姓继续去官府闹。

  随后洪荒命令每隔二十分钟一次射击,射击了两次后,改为每过十分钟一次射击,两次后改成五分钟一次设计,最后变为一分钟一次射击。

  由于射击逐渐频繁,城头的官兵慢慢也开始叫嚣,有的拔公张弩纷纷向城下射来。洪荒立刻吩咐火枪手,只干掉那些叫嚣的,其他一概不理。

  官兵的城墙之上也有不少神机营的火铳手,偶尔也有开枪射击的,可想而知他们的表情是【谎话大王】什么样子的,同样都是【谎话大王】用火器的,自己的子弹没到别人跟前就落下了。

  而敌人的火铳恰恰能飞过墙头直接打穿自己战友的脑袋,这不但是【谎话大王】一种兵器上的差距,也给官兵们造成了一种心理上的压力。

  洪荒军队所持有的这种火炮,火枪,都是【谎话大王】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平时神机营的这帮人总在其他军营的将士面前嚣张跋扈,认为自己手里拿着的就是【谎话大王】神器了。此刻却憋着一肚子火,还要听身旁其他军营将士的冷嘲热讽。

  不时,洪荒命令四个门的几个钢炮手将钢炮的角度调整为对准城门,随即轰轰几声巨响后,扬城的四扇城门顿时被钢炮轰开。

看过《谎话大王》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修真聊天群  正道潜龙  三寸人间  贞观帝师  神级奶爸  修真聊天群  努努书坊  圣墟  神级奶爸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都市之神帝驾到  凡人修仙传  白袍总管  大魏宫廷  白袍总管  都市之神帝驾到  圣墟  调教大宋  深渊主宰  贞观帝师  深渊主宰  调教大宋  谎话大王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