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话大王 > 谎话大王 > 1050【知错】
  陈大寒却跪在一旁拉着洪荒的裤脚,道:“洪帅,大寒都查清楚了,早上去劫狱的不是【谎话大王】二爷,是【谎话大王】一帮小的们冒着二爷的名号去的府衙……”

  洪荒闻言立刻拉起陈大寒道:“此话当真?”

  陈大寒点头道:“千真万确,那帮王八羔子,大寒已经全部抓住了,也已经押去府衙,任凭洪帅处置。”

  洪荒这才嘘了一口气,若真是【谎话大王】龙清云所为,还真不好办,若真按律杀了,不但龙清风那边不好交代,就连其他青龙会的弟兄也可能随时起来闹事。

  洪荒看了一眼龙清云,道:“二哥,这事必须按照我的意思做,自古杀人者死,就算是【谎话大王】天王老子,今日洪荒也要给全扬城一个交代,若是【谎话大王】今日不杀这些王八蛋,其他那些蠢蠢欲动的兔崽子们就会继续效仿,我们的军队还成什么军队了?”

  洪荒说完登缰上马,回头对龙清云道:“二哥若真是【谎话大王】为青龙会好,就不要插手这件事,龙大哥那边洪荒自**代!”洪荒说完立刻一扯缰绳,驾马而去。

  洪荒走后,陈大寒对龙清云道:“二爷,还是【谎话大王】去看看兄弟们吧,兄弟们跟着我们这么久,最后一程岂能不送?”

  龙清云闻言看着陈大寒良久,长叹一口气,点了点头,随后与陈大寒骑马追着洪荒而去。

  洪荒骑马来到扬城府衙,府衙门口人山人海,多数都是【谎话大王】扬城的百姓,都堵在府衙的门口,亲随军在门口帮助府衙官差堵住群众。

  洪荒连忙跃下马,将马栓好后,挤进人群。

  一帮穿着麻衣的人立刻拉住洪荒,哭道:“洪大帅要替我们做主啊!”

  其他人跟着附和道:“我女人死的好惨啊……”

  也有人怒道:“这帮畜生应该千刀万剐啊……”

  洪荒对众人道:“各位放心,洪某定给大家一个交代!”

  洪荒说着给众人鞠了一个躬,这才挤进府衙,大堂之上,百十人被亲随军押着跪倒在地,上首处史可法与王之桢正坐在堂上,见洪荒前来,两人立刻从座上起身,想洪荒拱手道:“洪帅!”

  洪荒拱手还礼道:“二位大人,今日二人大人主审,洪荒只是【谎话大王】旁观,一切为二位大人是【谎话大王】从!”

  史可法与王之桢连忙拱手道:“下官不敢,还请洪帅主审!”

  洪荒再三推辞,史可法与王之桢仍是【谎话大王】不肯主审,洪荒心中自然明白,这一百多人犯全是【谎话大王】自己的人,若是【谎话大王】史可法等人审判的话,审判的轻了对不起扬城百姓,审判的重了又怕得罪洪荒。

  洪荒无法,只好坐上大堂,请史可法与王之桢从座,掐在这时另外一帮军事又押着四五十人,走进大堂,其中一个领队的向洪荒拱手道:“洪帅,一干今晨捣乱府衙的人犯尽数带到!”

  洪荒点头道:“退下!”随即拿起堂木在桌上用力一拍,喝道:“升堂!”

  堂上的官差立刻敲打着堂辊,呼道:“威……武……”还真是【谎话大王】威武。

  洪荒还是【谎话大王】次坐堂,完全根据电视上的情节来,随即又拍了一下堂木,喝道:“堂下众犯,昨夜至今晨扬城内所发生的、抢劫、杀人案可是【谎话大王】尔等所为?”说完立刻又拍了一下堂木,喝道:“说!”

  堂下众人立刻给洪荒磕头道:“洪帅,小的人真的知道错了,求洪帅饶命!”说着竟有几个开始呜咽起来。

  洪荒拍着堂木,喝道:“肃静!”

  堂下众人立刻再也不敢吭声。

  洪荒冷笑道:“敢作敢当,哭顶什么用?”说着怒视众人,道:“这么说,尔等是【谎话大王】承认这些事都是【谎话大王】尔等所为了?”

  洪荒说着从案板上拿起木桶里的一根签,洪荒经常在电视里看到,却也不知道叫什么,连忙扔下堂,喝道:“每人先打三十大板再说!”

  堂下众人一听要打板子,以为打完板子就没事了,连忙争先恐后的要挨打,洪荒连拍了数十下堂木,喝道:“肃静!”

  随即官差开始将众人按倒开始打板子,但是【谎话大王】官差只有二十人,一次只能打二十人,所以等打完近二百人后,得分为十次。

  堂下被打之人嗷嗷乱叫,顿时打板的“噼啪”之声,与那些人的惨叫夹杂成一曲折磨人耳的噪音。

  门口的百姓纷纷叫好,却听一女子冷笑道:“此等都是【谎话大王】杀人重犯,大人莫不是【谎话大王】因为这些都你的部下,所以打完板子就草草了事吧?”

  洪荒定睛向堂外看去,只见一个黄衫少女正被亲随军挡在堂外,眼角透着冷笑,洪荒见此女翩若惊鸿,婉如游龙,纯若施脂,眉如墨画,鼻如悬胆,齿如扁贝,面似芙蓉,光润玉颜,气若幽兰,手如柔夷,肤如凝脂,领如蝤蛴,绝色风华,绝在不在陈圆圆、卞玉京、李香君等人之下。

  洪荒不想这堂外还有如此姿色过人之女,心道:“在扬城能有如此绝色的美女,莫非是【谎话大王】董小宛或者柳如是【谎话大王】?定是【谎话大王】了!”

  洪荒拍了一下堂木,道:“肃静,本官判案自幼判法,无须他人指点!”

  堂外那美女冷哼一声,道:“那本姑娘倒要看看大人如何审判!”

  洪荒微微一笑,坐在堂上摆了一个自认为很帅的照型,却不想堂外那女子看都不看一眼。

  等打完这些人,竟花去了两个多小时,洪荒坐在堂上只管看着堂外那女子,还是【谎话大王】史可法在堂下轻咳了几声道:“洪帅!洪帅!”

  洪荒这才回过神来,拍了一下堂木,道:“尔等可知错了?”

  堂下众人立刻呼道:“洪帅,小的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

  洪荒站起身走下堂去看着众人,几个踱步来回,只见众人的屁股早已经被打的血肉模糊,洪荒皱了皱眉头,道:“现在尔等知道错了,已经晚了,洪某这才是【谎话大王】刚刚开始!”

  众人一听才是【谎话大王】刚开始,忙呼道:“小的知错了,洪帅饶命!”

  洪荒巡视了一番,走到堂门口,看了一眼那女子,只见那女子冷眼一瞪,随即立刻调转过去,不再看洪荒,洪荒看那女子身后站着的竟是【谎话大王】陈子龙,陈子龙向洪荒拱了拱手。

看过《谎话大王》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就爱读小说  东莞嵘世有限公司  佛山市兰明建材有限公司  五行天  大魏宫廷  第一星座网  免费算命网  小学生作文  女性健康  明朝败家子  极品家丁  伏天氏  苏州展文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广东高考网  回到明朝当王爷  房贷计算器  超级神基因  第一星座网  沧元图  天涯八卦  完美世界  据说娱乐网  理财知识  蜡笔小说  秦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