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话大王 > 谎话大王 > 1057【造势】
  洪荒道:“但讲无妨!”

  陈大寒道:“那日我们攻打扬城,不知道洪帅见识过敌军的骑兵没?”

  洪荒这才想起,那日敌军的骑兵甚是【谎话大王】凶猛,差点己方的阵营就被对方的骑兵给攻破了,连忙点了点头,道:“不错,敌军的骑兵甚是【谎话大王】了得!”

  陈大寒低声道:“大寒一直在想,那日若是【谎话大王】敌军用骑兵加上连弩,我方的阵营不一定能撑得住……”

  洪荒闻言,立刻背后发凉,心道:“是【谎话大王】啊,那是【谎话大王】敌军的骑兵一直到最后才开始涌上弓箭骑兵,显然他们一直在试验,若是【谎话大王】他们开始就涌上连弩,那么后果还当真不堪设想!”

  陈大寒接着道:“由此,大寒推想到,若是【谎话大王】我们再发展出一批骑射手,不知……”

  洪荒闻言立刻拍着桌子,叫道:“不错,大寒,你真是【谎话大王】天生智将啊!”

  陈大寒连声道:“大寒也不知道说的对不对,就是【谎话大王】最近这件事,总堵在我的心里,所以就多想了些事……”

  洪荒笑道:“这点洪某绝对同意,都说南方善船,北方善马,如今我们在北方平原,一望无际,这个骑射手绝对行得通!”随即心中盘算了一番后,对陈大寒道:“这样吧,大寒,洪某即刻就休书给金陵,让吴先生即可动身来扬城,骑兵营的事,就全权交给你负责了,洪某似乎已经看到我们的骑兵拿着火枪纵横沙场了!”

  龙清云在一旁听着良久,这才搭话道:“骑兵加上火枪?”

  洪荒与陈大寒同时道:“不错,就是【谎话大王】骑兵加上火枪!”

  洪荒立刻提笔给吴行写了一封信,大致内容就是【谎话大王】,让吴行将他所有行头与帮手全部带到扬城来,有大事相商。交给陈大寒道:“这封信务必请人送到金陵吴先生手中,我们这边急需要吴先生的火枪。”

  陈大寒接过信,道:“只怕这事情要通过龙舵主首肯吧?”

  洪荒闻言心中一凛,心道:“是【谎话大王】啊,高兴糊涂了,老子这边一厢情愿,龙清风肯放人么?”想到这,洪荒又提笔给龙清风写了一封信,内容大致就是【谎话大王】扬城虽然已定,但是【谎话大王】淮城、凤城、庐城虎视眈眈,对扬城造成威胁,所以急需吴行前来,增大火枪的生产量,而且火枪发现不少缺点,需要与吴行商量解决,如果吴行在金陵,来往书信太过烦琐,而且不及时,所以请龙清云派人护送吴行前来扬城。

  洪荒写完将两封信都交给陈大寒,道:“务必送到金陵!”

  龙清云却突然冒出一句,道:“二弟,你不给弟妹们写几封信?要不龙二亲自回一趟金陵,将吴先生接来,顺便也将几位弟妹接来,如何?”

  洪荒闻言,心想道:“如此当然最好,圆圆的病也不知道如何了?不过就怕龙清风不肯放人!”想着这,洪荒不禁眉头紧锁。

  龙清云道:“二弟尽管放心,龙二去金陵,定然将吴先生与几个弟妹都接来!”

  洪荒这才点头道:“如此也好,洪某之前也担心,龙大哥对我等有所顾及,像是【谎话大王】要扣押贱内在金陵做人质,如果二哥能将她们都接来就最好,如果不能,二哥千万不要和龙大哥起冲突,目前最重要的就是【谎话大王】将吴先生请来!”

  洪荒说完又提笔给刘万世写了一封信,就是【谎话大王】吩咐刘万世务必照顾好陈圆圆等人若是【谎话大王】龙清云肯放他们过来,就放心来扬城,若是【谎话大王】龙清云等人不肯放任,就让刘万世见机行事,暗中将极为女子护送到扬城来。

  洪荒将三封信都交给龙清云,随即嘱咐龙清云道:“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请二哥务必向龙大哥转达,说我们扬城吃紧,而且降军过多,请金陵方面增加一些军饷和粮草!”

  洪荒再三嘱咐后,龙清云离开了洪府。

  洪荒又嘱咐陈大寒,今日起即可开始骑兵枪手训练,务必要在淮城、凤城、庐城等地有动作前训练出来,陈大寒领命后立刻回营。

  待陈大寒走后,洪荒这才腾出空,去了顾眉生的房间,下人已经帮顾眉生收好了房间,这时顾眉生早已不在房内,下人说顾眉生清早就已经出门了,并没说去了哪里。

  洪荒无法,只好先去府衙去见王之桢与史可法,询问昨晚去洪府之事。

  王之桢道:“本来王某与史大人前去洪府,是【谎话大王】想代扬城百姓谢过洪帅的,不过洪帅不在府邸,我便与史大人先回来了!”

  洪荒笑道:“这些都是【谎话大王】洪某应该做的,况且也是【谎话大王】洪某属下犯罪在先,王大人与史大人为此等小事,还半夜去洪某寒舍道谢,洪某真是【谎话大王】不该说什么好了!”

  史可法轻咳几声,道:“洪帅太过自谦了,在洪帅眼中可能不过是【谎话大王】小事一桩,但是【谎话大王】对于整个扬城来说,可就不是【谎话大王】小事了。”顿了一顿,史可法笑道:“洪帅可知如今扬城百姓是【谎话大王】如何传诵洪帅的么?”

  洪荒奇道:“传诵?”

  王之桢哈哈一笑道:“不知道下官记得错没错,好像是【谎话大王】说洪帅是【谎话大王】火神下凡,解救苍生于水中的。说洪帅可以凭空生火,指哪烧哪,腾云驾雾无所不能了……”

  洪荒闻言,心道:“定是【谎话大王】昨日用打火机点香被那些乡民看见了,所以以讹传讹,才演变成自己是【谎话大王】火神下凡,还指哪烧哪?”洪荒不禁汗颜,这个时代的愚民就是【谎话大王】如此,也怪不得他们,哈哈一笑道:“这都是【谎话大王】谬论,两位大人也相信?”

  史可法点了点头,道:“相信!”

  洪荒闻言一震,惊讶地看着史可法。

  史可法道:“不知洪公子听说过汉高祖刘邦斩白蛇起义的故事么?”

  洪荒奇道:“刘邦斩白蛇?”

  史可法点了点头,继续道:“不错,相传汉高祖刘邦就是【谎话大王】赤帝子,斩杀的白蛇就是【谎话大王】白帝子……”

  洪荒笑道:“这些都是【谎话大王】一派胡言,史大人不会……”

  史可法不以为然,正色道:“洪帅可能不知,这些史某信不信根本无关紧要,关键是【谎话大王】百姓信!”

  洪荒似乎明白了史可法的意思,中国封建社会一般什么帝王之相,总喜欢给自己神话,说明自己不同寻常,自己的出世就是【谎话大王】代表着朝代更替的。

  想到这里,洪荒心中一颤,莫非史可法与王之桢想利用这些舆论给自己造势?

看过《谎话大王》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都市之神帝驾到  房贷计算器  修真聊天群  努努书坊  三寸人间  都市之神帝驾到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深圳民升激光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深渊主宰  凡人修仙传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神级奶爸  调教大宋  贞观帝师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  深渊主宰  山东布洛尔  深圳民升激光  努努书坊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神级奶爸  白袍总管